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地域文化专区首页| 文化长廊| 渔猎文化| 农耕文化| 蒙满文化| 草原文化| 石油文化| 省级以上报刊松原专版
当前位置>>>地域文化->文化长廊
孝庄父母碑为什么立在前郭尔罗斯
信息来源:松原文化网  作者:张静岩  发布时间:2017-02-24  

    前郭尔罗斯长山镇明珠园内的满蒙文碑,是清孝庄皇后的父母碑,由清代科尔沁第二代达尔罕王和塔在顺治十二年(1655)五月初七日为他的祖父、祖母所立。此碑原立于库里村前,有墓、有庙、有碑亭。墓和庙及碑亭在解放初土改中被破坏,现仅存石碑。几经辗转,2003年,石碑被移放到长山镇明珠园“孝庄祖陵”陈列馆内。
    孝庄皇后的父亲寨桑是科尔沁蒙古贝勒,其父莽古斯是清孝端皇后的父亲。寨桑有四子二女,二女都嫁给了清太宗皇太极,长女被封为宸妃,小女被封为庄妃。顺治皇帝登基后,庄妃被尊为孝庄皇太后。四子中长子乌克善被皇太极封为卓礼克图亲王,其他二子察罕和索诺木没有封爵记载。寨桑夫妇死后,于顺治十一年五月被追封为和硕忠亲王和忠亲王贤妃,遣官至祭,立碑于墓前。寨桑既然是科尔沁蒙古部贝勒,为什么死后不葬在科尔沁,却将墓碑立在郭尔罗斯前旗库里呢?这一问题人们一直说法不一。
    最早记录此碑的是伪满洲国民生部厚生司教化科于1941年(伪康德八年)10月编辑的《满洲古迹古物名胜天然纪念物汇编》,其中郭尔罗斯前旗条记载:“宾图妃坟”“在塔虎族库利屯”,“谓前清顺治年间,该宾图妃作故,由达尔罕王择茔地至本旗库利屯地方安葬修庙,同留坟丁十户管理祭祀事宜”。此书既没有说明宾图妃为何人,更没有忠亲王和忠亲王贤妃的记载,只是当地群众传说此妃是顺治皇帝的奶妈,郭尔罗斯人,死后从北京拉到库里安葬。
    1982年,吉林省文物工作队包双山同志根据碑文拓片,翻译此碑为“追封忠亲王暨忠亲王贤妃碑”。经查找清史籍资料,包双山与张静岩在《博物馆研究》(1983年第三期,吉林省考古研究所主办)发表《前郭县库里屯满蒙文碑调查》一文,首次提出此碑为清孝庄文皇后父亲寨桑、母亲贤妃之碑。同年底出版的《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文物志》将此碑做了详细的著述,但对此碑为什么立在前郭尔罗斯库里屯,没有做进一步研究。近些年来,随着对此碑研究的不断深入,人们逐渐提出这个问题。
    据调查,库里碑附近还有靴子庙和公主陵遗址。据当地老年人回忆,靴子庙原有一“九眼透珑碑”,碑上有汉字“追封福王碑”和“大清崇德二年秋吉日立”字样。寨桑的父亲莽古斯被清太宗皇太极在崇德二年时追封为福亲王,此碑可能是莽古斯的碑,寨桑死后被安葬在其父亲莽古斯墓靴子庙附近,这是符合民风民俗的,加上附近还有“公主陵”,人们认为这里可能是达尔罕王的家族墓地。随着鼓励尔罗斯的旅游业开发,长山明珠园内“孝庄祖陵”就诞生了。
    但是,从历史和考古的角度研究,这里面存在诸多疑点。一、靴子庙碑及碑文内容和公主陵都是当地群众传说,有由于破坏较早,未见到任何遗物,缺少史籍和实物资料佐证。二、二子寨桑的碑上刻写的是古蒙文和新满文,而比他早立18年的父亲莽古斯的碑上却用汉子刻写(传说也有其他不认识的文字),崇德年间清朝还没有入关,受汉文化影响有限,这种先用汉字后用蒙文满文本末倒置的做法不符合历史规律。另外从时间上看,清史资料记载中时“崇德二年秋七月”追封的福亲王,当年秋天就立上了碑,从当时条件看,册封圣旨从盛京传送到科尔沁草原,再选石料、找工匠制作,两个月时间不可能做到。按一般规律应该是第二年才能完成立碑。三、1984年,吉林省博物馆馆长张英一行人对靴子庙遗址进行了发掘,笔者当时也参加,除部分清代建筑构件出土外,没有发现墓葬的痕迹。《清太宗实录》中记载,崇德二年(1637年)秋七月庚寅,太宗“命内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内国史大学士刚林、内弘文院学士胡丘等赍册往科尔沁“以科尔沁贝勒莽古斯追封为和硕福亲王,立碑于墓”。而靴子庙却没有墓,说明莽古斯的墓不在这里,即使有碑、有庙,这里也可能是纪念地,构不成家族墓地。四、据清史资料记载,明末清初,蒙古族还没有家庭墓地的习俗,仍然延续古老传统的天葬、野葬、火葬等习俗。土葬后也不留坟冢,更不立碑石。直到清康熙年及以后,随着皇家公主下嫁到蒙古草原的增多和公主死后要葬在蒙地的规定,由清朝廷建在蒙古部落的公主府或额驸府及公主陵墓日益影响了蒙古王公贝勒,蒙古贵族的居住习俗和丧葬习俗才逐渐改变,搬出蒙古包,死后也仿照汉、满方式以砖室墓安葬。所以在清初,蒙古族还没有家庭墓地的丧葬习俗。
    靴子庙碑既或是事实,根据碑上出现汉字镌刻,极有可能是顺治朝以后所立。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寨桑的碑立在前郭尔罗斯呢?经查阅多种文献,笔者认为其原因有三。一、据科尔沁游牧史研究的文献资料记载,明朝末年时,以奥巴为首的嫩科尔沁部落,一直游牧在嫩江及松花江中游沿岸地区,前郭尔罗斯地域当时还是科尔沁部莽古斯的游牧地。据《土谢图汗——奥巴评传》(乌云毕力格、巴拉吉尼玛主编)一书中附图“明末北元部落分布示意图”标识,当时,能将下游右岸是杜尔伯特的游牧地,嫩江与松花江交汇处以西(即前郭尔罗斯)是莽古斯的游牧地,交汇处以东(即宁江、扶余一带)是明安的游牧地,交汇处以北才使郭尔罗斯乌巴什的游牧地。书中记载,明崇祯三年(1630),后金皇太极为进一步控制科尔沁部,建议奥巴率科尔沁部西迁拉木伦河流域,奥巴接受了皇太极的建议,举部西迁,其中莽古斯西迁后,乌巴什的孙子固穆才从松、嫩两江交汇处以北的今黑龙江省“三肇”及哈尔滨地区迁至江南,即今前郭尔罗斯及农安、长春等地区,作为自己的游牧地。清顺治年间实行盟旗制,库里地方成为郭尔罗斯前旗的辖地。根据以上的记载,库里地方本来就是莽古斯原有游牧地,莽古斯的纪念碑、庙和寨桑夫妇的墓、庙及碑建在郭尔罗斯前旗地方,就是情有可缘了。这可能是主要原因。二、在清实录中,从后金到清顺治年间,一直称科尔沁为“科尔沁国”,如《世祖朝实录》顺治十一年日月壬戌朝记载:“丙戌,是日,皇太后母科尔沁国贤妃讣音至”。当时,郭尔罗斯和杜尔伯特、扎赉特三部都从属于科尔沁国,所以顺治五年实行盟旗制时,科尔沁六旗分为左、右两翼,土谢图汗奥巴领科尔沁右翼三旗及杜尔伯特和扎赉特二旗,达尔罕王满珠习礼(寨桑四子)领科尔沁左翼三旗及郭尔罗斯前后二旗。郭尔罗斯受制于达尔罕王。再加上库里地方处郭尔罗斯前后旗及扎赉特旗边缘地带,各旗旗界不明显,所以达尔罕亲王和塔选中库里地方安葬祖父、祖母,建庙立碑。三、蒙古族受萨满教崇尚自然的意识影响强烈。库里地方傍临松花江、嫩江,周围山丘起伏,泡沼相连,泉水流淌,草原肥沃,有山有水,这是蒙古族理想的驻牧之地。达尔罕王择此胜地安葬祖宗,也附和萨满教“自然万物有生灵,灵魂不灭”的信仰理念,祖宗在另一个世界也仍绕能享受到大自然的恩惠。
    根据以上诸原因,科尔沁部达尔罕王将孝庄皇后的父母安葬在前郭尔罗斯,碑立在前郭尔罗斯。至于靴子庙和靴子庙碑,以及附近的公主陵遗址,尚需进一步研究考证。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