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文艺作品评论| 创作体会| 精品读书| 文艺论坛
当前位置>>>文艺评论->文艺作品评论
胡海升《借我灯光》读后
信息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董喜阳  发布时间:2016-09-20  

精神煨暖与自我拯救
——胡海升《借我灯光》读后

 

 

    结识海升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他经常发一些作品到微信群里。那些作品像是雪地里打滚的孩童,充满青春的热度,纯洁、调皮、跳脱,带我们进入艺术多元空间的思考。

    海升的诗属于既不是完全现代又不是彻底古典的类型,他在自由诗中融合了古典诗的元素、传承语境,以及蕴涵形式美、音乐美的复合诗化产物。诗中渗透与保留的那一部分现代性,让我产生了一些阅读愉悦感。

    海升的诗歌语言是现代的,多维立体的隐喻,长短句的交错使用,对现代物像的选取,抒情标杆的把握等都是独特的。感受时间腾挪,精神行走的吉光片羽,内心情感的感性、理性的宣泄,对空间历史的辨识思索构成了他诗创作的基本架构。

    他的诗是现代诗人对艺术的要求,首先是要有一种全新的境界、全新的情绪与全新的心态。特别是文明发展到今天,普遍存在的失落感更增强了人们对艺术品作为情感外化、心灵寄托物的强烈呼唤与更高要求。比如:“我就是赤脚的行僧,做着一个修行的梦”,这是诗歌《2014·兰州》中的句子。海升诗给我的原始感受,便是对“本我”的理性认知与审美把握。他时刻给自己一个卡位,一个角色的亮度直接折射出其生存体验与诗歌写作经验。他在努力做出一种新的尝试,用“我”来完成诗歌,在诗意中打磨生命体验的齿轮。

    海升进入诗歌原因,我未曾问起,也许各种辛苦,真的是甘之如饴。但我在其诗歌中读到一种入道后的“自言其中有至乐”,有“人与梅花一样清”的心旷神怡,自然也有“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潇洒与不羁,在经历诗歌的精神洗礼后,透过诗歌《遐想》中“没有灵感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倒数”阅读后,他的艺术困境也初见端倪。诗绝不是简单的艺术,而是具有缺憾的艺术。大量古典意象与古典诗句的交叉运用,使得他的诗歌产生了一种色彩外露的美感,给我们制造了一层阅读的审美面纱。让读者陶醉在水墨晕染的丹青世界,这些形式都会左右我们的审美志趣与审美趋向。

    海升的诗中贯穿始终的是一颗类似“童心”单纯的表达,可谓是“吾心纯净似琉璃”。他的思考不是高深度的哲学与宗教,更谈不上深度思想,但却是超越那个年纪少有的成熟与提前预约的蜕变;他保持清纯的内心,穷尽时空,为诗歌的年代保鲜。阅读他的诗歌不会累,不会烦。恰似清凉的润滑剂,在炎热的夏季带来松爽的愉悦。他写爱情、青春、校园,以及出入职场的点滴感受,令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诗从来不会欺骗人,它只是更多地走进我们的毛细血管,成为血液流动的部分。《守望的树》中有他对时间与空间的洞悉,是苍老与年轻的博弈,有对苍老的渴望与恐惧;《草原上的梦》中他说:每每听到那熟悉的歌曲/都要写下一首失眠的小诗……“这是风之声/是纯之音/是平静自然的流淌……随律而动”,这是诗歌《风之声》中的句子。从而让我们全面的体会到,青春永远不退场,诗意永远不会贬值。在拥有诗歌的年代,海升能把握诗之脉搏,与之共舞,难能可贵。

    福特说:“大部分人都是在别人荒废的时间里崭露头角的。”我拿这句话与海升共勉,借用海升诗歌中的句子结束我们这虚拟交谈吧!“从最温暖的地方开始发芽”(《躺在怀里的澜沧江》),因为,诗人间的彼此取暖,彼此通透的认知就是最温暖的所在。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