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松原
    文化是人类在长期的社会历史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文化几乎囊括了诸如生产工具与科学技术的应用发展,生产资料以及为满足精神生活所需的各种物质条件的发展变化,乃至风俗习惯、伦理道德、文学艺术、价值观念、教育传承、宗教信仰等所有的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各种社会制度、机构建置、军制兵种、哲学法律、语言文字等都是其所涵盖的内容。松原文化属松辽文化范畴,是松辽文化的一条源流,是中华地域文化的一个支系。挖掘和考察松原文化的历史轨迹,缕析和展示松原文化的深刻内涵,判断和评估松原文化的独特魅力,创新和发展松原文化的现实作用,真正提升松原文化在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中的软实力,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久远的战略意义。
    松原,位于松花江流域之松嫩平原。松原地方,从空间横览,载誉了一部部丰满而又灿烂的文化诗篇。如《松漠记文》、《蒙古秘史》、萨满祭祀、寺庙建筑、碑林古城、婚嫁礼仪、特色餐饮、民间歌舞、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均是其中绽放出的奇葩;从时间纵观,按其跨度,浓缩了一幅幅悠远而又壮美的历史画卷。如肃慎系的挹娄、勿吉、靺鞨、渤海、女真、满洲、锡伯,濊貊系的夫余、高句丽,东胡系的鲜卑、室韦、契丹、蒙古等,都曾在这方土地上演了一幕幕威武雄壮的历史正剧,全国大一统的元朝、清朝都与松原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并镌刻了煌煌赫赫的地方文明发展史的灿烂篇章。松原文化的创造活动,就是在这一定的时空范围内开展的。松原地方,辖四县一区,在这个地理范围内,有众多江河湖泊,给我们以渔业和灌溉之水利;有肥沃的黑土地,给我们以食物之丰足;有广袤的科尔沁草原,给我们以畜牧业之兴旺;地下有石油天燃气储藏,给我们以财源之广进。从很早的古代起,我们的祖先就在这片土地上劳动、生息、繁衍,创造了灿烂的文化。
    松原地方,灵性。水是城市之眼,松原江河湖泊众多,曼妙灵动:长白山“天水”顺松花江缓缓飘过来,有支流拉林河与其朝夕相伴;大兴安岭无数“神泉”——“阿尔山”(蒙古语:圣泉)圣水恩泽嫩江,也有支流霍林河与其日夜同行;松花江、嫩江千里迢迢来此相会,两山圣水聚合一起,泼金撒银惠及两岸,温润这块土地。中华大地第七大淡水湖查干湖“仰卧”在郭尔罗斯草原,其姊妹大布苏盐湖在神奇的泥林脚下被千字文方格环抱,花淖泡、查干花泡、库里泡、莲花泡等像珍珠一样镶嵌在牧野上。聚水之地乃聚财、神灵、吉祥之地。有水则有鱼,江河湖泊既渔猎之地。一万三千年前的查干淖尔人,采集山林野果,捕猎湖中鱼虾维持生计,居于湖畔青山头阳坡半地穴中,冬暖夏凉,繁衍生息,谓最早的土著原住民。辽代帝王,每年春寒之季,率群臣浩浩荡荡,设“行在”于此,谓之“春捺钵”,安营扎寨,凿冰取鱼虾,弯弓射鹅雁,烹饪“头鱼宴”、“头鹅宴”,赐宴群臣及部落首领并处理政务。金代延续辽俗。金始,纳仁汗率豁罗剌斯部(即今郭尔罗斯)一支迁徙游牧于此,建都城纳仁汗浩特,暨今宁江伯都讷地方,以游牧、渔猎为生。元、明、清至今渔猎皆为重要生存方式之一。如今,最后的渔猎部落查干湖,还在沿袭着古老传统的捕捞方式,祭湖醒网,人工布网,马拉绞盘,冰下捕鱼,甚为壮观,已创单网冰下捕捞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堪称世界奇观。
    松原地方,富饶。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松花江、嫩江流域是水草丰美的科尔沁草原,还有肥沃的黑土地,俗称“八百里瀚海”。两千多年前的古夫余人,就在这片黑土地上从事着原始的农业生产,传承、延续着先进的种植技术。夫余国之初,既已开始使用铁制农具,农业在夫余人的经济生活中占有较大比重,夫余人是这里最早土地拓荒者。随着农业的发达,古夫余的手工业也达到了较高水平,其经济文化发展和农业文明处于东北地区领先地位。渤海至辽金时期,农业更加发达,女真人的粟米煮饭、猪肉酸菜、腌制咸菜等等文明于世。此外,渤海、契丹、女真人都信仰萨满教,女真人为求雨水丰沛,主萨满带众族人祭天、祭江,竖起高高木杆为天鸟贡食,十分虔诚。清乾隆末年始,郭尔罗斯前旗扎萨克辅国公恭格拉布坦,在朝廷实行蒙地“封禁”(蒙旗一律禁止招垦)的情况下,率先在“游牧之地招农垦种”收租,允留关外流民在此拓荒,开垦农业。清嘉庆五年(1800),清朝廷下旨,准令该地民人耕种纳租,租银由蒙旗自行征收,“以资蒙古生计”。至后几代王公在宽城子(今长春)设立租局收租,日进“斗金”,传说藏于地下八大石槽金银财宝。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光绪帝御笔朱批增设长岭县,以数字为号,设立村屯。上世纪民国十七年(1928)设立乾安县,以千字文设制村屯。据清《哲里木盟十旗调查报告书》记载郭尔罗斯前旗垦务:“郭尔罗斯前旗前后开放四次:第一次开放长春一带地方;在嘉庆五年第二次开放农安一带地方,在道光四五年间,每年收地租二十八万余吊。光绪十四年该旗前公又呈请招领开放伏龙泉地十一万七千余垧,为第三次。光绪三十二年由吉林派员商同该公,捆放长岭县地三十万垧,至今办理未完是为第四次”。郭尔罗斯前旗乃“开辟日早,蒙汉相融地”,率先垦荒,征收地租,“接受官制”之开化地方。近二百年来,江南科尔沁草原大量的屯田开荒拓垦,人口大量增加,农业社会快速发展。
    松原地方,神奇。地下深处有乌金流淌。1958年4月17日,石油工业部松辽石油勘探大队的501号钻机,在前郭县达里巴村附近的南17#,首次钻遇了松辽盆地的油砂岩,接着又发现了咚勒赫和公主岭等构造,并相继在南起怀德县大城子,北至黑龙江省肇源县三站的广大地区,钻遇了多层的油砂岩,勘探开发区域遍布吉林省的20个市县区,与大庆油田比翼齐飞。目前,中国石化集团和中国石油集团又在前郭县查干花一带发现了储量约500亿立方米的油气田,是松辽平原已探明的第二个大油气田,全国第三大油气田。忆当年,艰苦岁月不堪回首,戴着装甲硬壳帽子的男男女女,竖立起高大的钻塔,向地球千米深处钻去。冰天雪地里,凛冽的寒风中,声声吼叫,地球都为之颤抖,抽出来乌金欢呼雀跃。百里荒原,堆堆篝火,披着星星划拳饮酒,再吃上几个凉馒头,忘了寒冷,即兴唱起“送情郎”,力量倍增。石油工人,天不怕,地不怕,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家,地当床,天当被,在艰苦的环境中,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硬是从地下采出了大量的乌金,今天已经成为中石油系统第六大油田。
    松原地方,古老。古迹遍野。青山头古人类“查干淖尔人”遗址、塔虎城、伯都讷古城、大金得胜陀颂碑、纳仁汗浩特、清孝庄文皇后祖陵“满蒙文石碑”、郭尔罗斯王府等古迹遍布在松原大地。塔虎城(辽代长春州、金代新泰州)记录着两个朝代的兴衰史,以及金以后成为永远荒芜的牧场。大金得胜陀颂碑,镌刻着女真英雄完颜阿骨打驰骋松漠,所向披靡的伟绩。公元1114年9月,阿骨打命女真各部人马誓师来流水(今拉林河),开始了为期十年的伐辽征战。想起这段历史就仿佛看到完颜阿骨打率军凯旋而归,在“得胜门”前,骑着骏马英姿雄伟,检阅女真族众的宏大场面。伯都讷,蒙古语为有鹌鹑的地方。松花江流域繁茂的柳条通,芦苇荡,林立的塔头墩子,茂盛的羊草甸子,是好多成双成对鹌鹑的天堂。伯都讷古城,记载着这里丰衣足食的农业文明。纳仁汗浩特开启松花江流域科尔沁草原蒙古族游牧业的兴起。“满蒙文石碑”,是松原满蒙文化交融的佐证,记录着满蒙通婚三百年的快乐和忧伤。郭尔罗斯王府,传承着古老尼伦氏族弘吉剌部落一个分支豁罗剌斯部高贵圣洁的血脉,骨子里渗透着圣母阿阑高娃母仪天下的威严,以及她高尚的情怀和忠贞的教诲。在对这些古迹的发掘、考证中,人们深深地感受到沧桑的年轮与岁月的流程;那永恒的印痕,留下的是人们的记忆,在那不同的时区里,人们信奉不同的宗教,使用不同的文字和语言,具有不同的生产生活习俗。这些,都镌刻着逝去的马嘶雁鸣,铁骑金戈,毡房炊烟,浸洇着马头琴声,八角鼓乐,萨满颂词的荡气回肠。松原悠久的历史,名人、才子佳人、英雄辈出。如:蒙古三贤圣母之首的阿阑豁阿、合不勒汗蔑台夫人、哈萨尔王阿勒坦夫人、蒙哥大汗火里差皇后,都是古郭尔罗斯人,可称得上美女佳人;元代《蒙古秘史》撰者之一薛赤兀儿,为郭尔罗斯部将领,文武双全,明代《元朝秘史》翻译者之一,郭尔罗斯人火元洁,以上二人可称得上元明时期的才子;“一代国母”布木布泰(清孝庄文皇后),曾在郭尔罗斯草原与皇太极结下情缘;反清抗日英雄陶克陶胡,一代琴王苏玛;金太祖完颜阿骨打,金左丞相完颜希尹,南宋通问使臣洪皓(过客),清末民国时期的官员左宜、将领巴英额、萧振瀛,文化名人王庆淮、梁信、师田手等等。都是璀璨在星空中的大星,至今依然在惠泽着桑梓人文的刚健与典雅。
    松原地方,有“金子”的地方,多民族蜂拥集聚来此“淘金”。夫余、渤海、契丹、女真、蒙古、满族、汉族人先后来此“宝地”渔猎、游牧、种植。秽貊族的分支夫余族, 是历史上东北腹部地区第一个建立政权的古代民族。夫余国是战国及以前先后移居今第二松花江中下游以西地区的部落,传说:橐离国王的侍女因受从天而降的“气”有孕而生东明,国王很讨厌,先后弃之于猪圈、马栏,猪马皆以“口气嘘之”,所以东明没有死掉,国王疑为天生之子,于是令他的母亲收而育之。东明长大后,英勇善射,国王恐其夺己之权,又欲杀之。东明知后惧而南逃,渡施掩水(今松花江大曲折处),至濊貊故地(包括今扶余、宁江、农安、吉林等地方)建夫余国,自为国王。自此,夫余日渐兴盛,成为汉魏之世东北地区盛极一时的大族和强国。远古的豁罗剌斯部落,从额尔古涅昆山林走出,在呼伦贝尔草原游牧,到蒙古高原不尔罕山脚下统格黎克溪(鄂尔浑河之支流)驻牧,再到贝加尔湖畔设帐,又迁徙至松花江嫩江交汇的科尔沁草原,郭尔罗斯人一路走来,最后定居于此游牧。黄金玉米银水稻,引来几代齐鲁人“闯关东”,开垦禁荒,拓荒淘金,开拓一片幸福土地;乌金宝藏喷涌而出,招来天南地北创业者,挖井淘金,创造一方富裕家园;兼收并蓄的松原人美,“尼伦”细腰的牧羊姑娘,挥鞭起舞,洋溢着蒙古黄金家族的高贵;面如满月的满族格格,叩响久远的八角鼓,展示着宫廷的奢华;而叼着旱烟卷,抿着棉裤腰,扛着锹镐的山东大汉,嘴里哼着的是思乡的情愫与开朗的生活态度……
    松原地方,多文化类型并存,是满蒙文化发祥地。松原多生产类型,有契丹、女真、蒙古族的草原游牧业;原住民、契丹、女真、蒙古、满族、锡伯、汉族的渔猎生产;夫余族、汉族、女真(满族)、蒙古族发达的种植业;还有现代掘起的石油开采业。多种生产类型决定文化的多元化、丰富性与融合度。松原的渔猎文化、草原文化、农耕文化、石油文化,构成了松原四种重要文化类型,既相对独立又相互交融。松原多元文化是多民族共同创造的,体现了松原文化的包容性、民族的和谐程度和开拓创业理念。我们要深入挖掘松原历史文化,为松原的城市文化建设、产业发展、人文精神塑造等打下丰富的文化基础。自金代以来的近九百年,女真(满族)、蒙古族生产生活习俗,成为这里最有影响力、最有支撑力、最有特色的民俗文化,所以,松原是满蒙文化重要的发祥地之一。松原的文化特色就是满蒙文化,这种区域文化特色的把握和提出,就是从自然环境、历史沿革、社会生活、人文传统中提炼出来的。近现代以来松原的满蒙文化艺术成为松原最典型的艺术形式,如:满族新城戏、八角鼓曲牌、萨满祭祀,蒙古族歌舞、婚俗、祭祀、说唱艺术等。满族新城戏剧团的大型历史故事剧《铁血女真》曾经荣获中国舞台艺术最高奖“文华大奖”,中宣部精神文明的“五个一工程奖”;前郭县的乌力格尔、马头琴音乐、四胡音乐、蒙古族婚俗,郭尔罗斯民歌,查干淖尔冬捕习俗等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前郭县被中国管弦乐协会和文化部同时命名为“中国马头琴之乡”,又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1199把马头琴齐奏、2008把马头琴齐奏连续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在松原传递现场千人满族格格舞、萨满舞表演,2008人马头琴演奏;还有新近编排演出的满族新城戏《洪皓》,正在编排的蒙古族乐舞诗《查干湖》。这一切都是对满蒙文化传承中的发扬,发扬中的光大!
    松原,新兴的城市,经济社会的发展,离不开文化的鼎力支撑。文化是一个地方的灵魂和血脉。文化构成一个地方的鲜明特色。文化软实力越来越成为一个地方综合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要对内提升民众凝聚力,对外提升松原影响力、知名度,都离不开文化软实力的提高。要大力发展繁荣松原文化,进一步挖掘整理、传承弘扬、创新发展松原文化。要弘扬松原满蒙特色文化,把地方民族文化和时代发展的需要有机结合起来,使之成为松原地方特色文化品牌,打造成为提升松原对外影响力和知名度的金色名片。

                                               本文作者阿汝汗 系中共松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