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专题活动
松原日报·文艺副刊(2016.08.31)
信息来源:松原日报  作者:江湖等  发布时间:2016-08-31  

水之韵

江湖

 

    如果追溯万物生命的源头,恐怕就只有水了。
    水的风韵,可谓百态千姿。
    从水到云,再由云到雨,水的一生循环往复,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
    汽是水的魂魄,冰是水的骨头,霜雪是水的精灵。
    水,是有灵性的生命。尽管它总是在自己的身体里走来走去,并不是它不思进取,而是它想走进更多的水,更广阔的水。
    在广袤的大地上,水总是用自身来证明自己的笔直与弯曲,波缓与浪急,以及它的涓滴和浩瀚。
    水,是大地上的光芒!
    水,虽然总流淌在低处,或在地平线以下行走和奔跑,但它的灵魂却一直在飞升。只有俯下身来,仔细打量,才能从它身上觅取天色。
    水,是大地上真正的行吟者,永远都在寻找更荒凉的路径。它命里的颠沛之魂,一再被拓展、被延伸。它一路上洋洋洒洒,不仅铺展着自己的诗情画意,也丰富着旷野的风景。
    水,是阴柔的,它可以随物赋形。有时,它的阴柔中又含有一种坚韧,即使遇有高山拦截或阻遏,它也会包抄、回旋、渗入、甚至穿透。
    水,在不平的时候,也会愤怒、跳跃、汹涌和咆哮,有时浊浪翻滚,狂放不羁,偶遇岩石,还会溅起美丽的浪花。尤甚是流淌着春天血液的大动脉,终将会流尽自己胸中淤积的泥沙,变得更加明亮和清澈。
    水,刚柔并济。如那水滴石穿的韧劲儿,飞流直下的勇劲儿,排山倒海的猛劲儿,简直势不可挡。当然,水也不乏淙淙、潺潺、汩汩、款款的温柔情怀。
    即便是被囚禁的水,也有一颗明亮的心,它虽波澜不惊,但,永远都在挪揄着天空。
    水,可以孕育生命,也可以泛滥成灾,所以,水一直被管控、被掠夺、被囚禁、被利用,甚至被玷污。
    水,可以饮用,可以发电,可以灌溉,可以养殖,可以洗涤,可以冷却,可以利用再利用,直到有一天被彻底吸干或化作天上的云。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地球上的生命该何以为继?所以,一些有识之士早就呼吁:要节约用水,珍惜这生命之源!
    我曾经看见一条匆匆流入沙漠的水,一去便了无踪影。
    因为一条奔跑的水,有一个永不更改的方向,它视绝境险境为前途,超然于俗世之上。
    水的一生都在漂泊流浪。是的,哪条河流不向往辽阔的海洋?
    水,是激情的放纵的生命!它总有一腔流不尽的爱和满腹的壮志豪情。每逢徜徉在夏季的松花江边,我总能听到它心脏的马达轰鸣,那是它激情的波涛汹涌,不时发出恢弘的响动……
    水的博大胸怀和它那奔腾不息的力量,注定了它波澜壮阔的一生!
    它不弃涓滴,善于吸纳众水,所以才积聚成滔滔、滚滚、一泻千里的磅礴气势!
    水,总是不停地向前奔跑,它流过村庄、城市和荒凉的大地,一路上虽然只有自己冰凉的歌声作伴,但它仍然曲曲折折地流,不分昼夜地流,直到把自己流成一条向前奔跑的路,一条令人赞叹的风景!

 

感恩社会

李艳明

 

    我是一个农民,但我是一个不甘心一辈子死守黑土地的“叛逆者”。尽管我和千千万万的农民兄弟一样,深深爱着我的黑土地。尤其现在,内心的感触更为强烈。
    为寻找曾经编织过的梦,我还不到二十二岁,就带着木工工具去了离家十几里远的小镇,进建筑队干木工活。结果一干就是七年,这七年当中,我中午几乎没有睡过午觉,我不是看文学名著,就是学习各种建筑知识和图纸。七年,我当过六年班长,从一个四级木工升级为六级木工,保质保量如期地完成了许多土木建筑,包括一些疑难尖端工程。在老家我有了两间茅屋,屋内有了一个两条门的书柜,村里人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看我。
    那年,我考入长山化肥厂建筑工程公司,成为了一名合同制工人。外建本是我的强项,我却阴差阳错地在细木作车间干了六年。六年里,我每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上班,晚上比别人晚下班半个小时。总厂安全大检查,细木作车间是检查的重点,而我管理的细木作车间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安全隐患。后来岗位变动,我不在细木作的第二天,细木作车间出现了火灾隐患,结果罚款四千元,被全厂通报停产整改。这期间,我在长山镇有了一座宅院。家里有了一个四条门的书柜。左邻右舍开始用赞许的目光看我。
    几次出国,我的视野开阔了,不再把铁饭碗看得那么重要。我决定辞职,从事了当时木工装修比较火的这一职业,一些有钱人和领导都以我给他们干活为荣。活多得干不过来时,过年那天常常还要干半天活。接下来,我有了一百多平米的新楼,室内装修考究,全部出自我一人之手。令我自豪的是新居内有一个十二条门的书柜。搬家那天新邻居们看见我拉来一车书,都用惊讶的神态看我。两年内,我发表了大量的小说,我的名字被许多人记住,加入了吉林省作家协会。
    搬家到松原,我一百平米的住所有了一个二十条门的书柜,书还是多得没地方放,显然,房子买小了。回顾自己所走的路程,尽管也有过沟沟坎坎,基本呈上升之势,一步比一步高。有人说我命好,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不信命,我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文化底子薄,可我没间断过学习,而且始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坚持到现在。一百分满的公务员考试题,我能打九十六分,但我不满足,因为我没有做到最好。有老干部给我题词:“书诵三更月,笔挥万里云”,我不敢把条幅挂在书房里显摆,心里却悄悄刻下了“学无止境”这四个字。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如果经过努力,自己做到了,也收获了以前不敢想的东西。这个社会还是会容纳下有心人的,这是我的感悟,所以我要时刻礼敬这个时代,感恩这个社会。

 

美梦成真

张雪梅

 

    怎能忘记,每天趴在煤油灯下写作业的我,曾和许多孩子一样祈盼着:什么时候能在“传说”中的电灯下做作业。终于有一天,我们童年的梦实现了!我们欢呼雀跃,我们奔走相告。从此,鼻孔下的两条“火车道”和我们彻底“bye-bye”了!从此,“横”更平,“竖”更直了。
    依稀记得,我和弟弟每天放学后都要到两三里外的机井抬水,大水池子边,成群顽童的一双双脏兮兮的小手在水里“起舞”,水面上浪花飞溅,池子里的青蛙还在呱呱地叫,嬉戏游玩,池底绿茸茸的青苔格外清新……于是,和众乡亲们一样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何时能在自家厨房里放出干净的自来水。盼望着,盼望着,果真有一天,下班的路上,看见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在横七竖八的挖着深深的沟,之后雪白的管子串通千家万户,再之后,哇!清凉甘甜的自来水终于哗哗落地了!从此,不再喝脏水,扁担水桶彻底“下岗”了。
    怎能忘怀,雨后,妈妈把玉米秸杆一棵棵地闯在墙边“晾太阳”,之后再将晒干的玉米秸杆一棵棵地抱进厨房以备做饭之用,第二天再把烧过的灰烬掏出来倒出去,每逢伏天和数九,还要常常遭受烟呛和饿肚的“待遇”。于是,天天在梦想着何时能不用烧柴火就可以吃上可口的饭菜。果真,就在我成家的时候,液化气、电饭锅“走进”了农村,幸运的我不必再重复妈妈当年的故事了!
    记忆犹新,一直在幻想着,何日看书不用买,寄信不用邮票,购物不用去商场,足不出户就可畅游祖国的大好河山,终有一日,神奇的电脑投入了我们的怀抱!现如今,这些梦想都一一实现了。
    很难忘怀,打小就有便秘习惯的我,最难熬的就是冬天,因为冬天蹲室外茅厕是最痛苦的,一蹲就是个把小时,腿麻了,挂满霜花的眼毛几乎遮住了视线。那时就在梦想,啥时候能有室内厕所呢?这个梦也早已成为了现实。
    常常耳闻,“吃点啥呢?实在没啥想吃的了。”小时候,天天都在盼着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饺子,而现如今天天都可以吃饺子了。
    往事如烟,而今年近半百的我,每每回忆起这些今非昔比的往事,“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她为人民谋幸福……”“共产党好共产党亲,共产党和人民心连心,共产党是咱的带路人。领咱走上富裕路,帮咱扎下幸福根,党是雨露咱是花,雨露滋润满园春……”;“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就情不自禁地哼唱出来,虽然没有歌唱家那优美的音质,但却是从心底里唱出来的,唱的是那么情真意切。
    励志人生,这些歌曲是我人生经历的见证,我将一如既往地唱着这些歌曲去品味生活,在品味中知足,在品味中励志,歌声伴我人生路,一道道绚丽的彩虹时时闪现,一个个梦想都已成真!

 

秋游查干湖(外三首)

李淑萍

 

岁月如歌

 

                                芦岸蜿蜒,秋水接天,
                                浩荡湖光澹澹。
                                霓波潋滟,远棹数归帆。
                                钓叟渔娃舢板,
                                悠悠靠、青石桥畔。
                                喜金秋,鱼肥禽美,
                                鲫鳌对鳊鲢。
                                向晚,农家宴,
                                三花聚首,佛祖垂涎。
                                鲜香三月半,犹在舌尖。
                                无意蓬瀛翠渚,
                                腊酒浓、篝火正艳。
                                夜阑珊,星光点点,
                                看天阔地宽。

 

游西安盛唐一条街有感

 

醉卧盛唐思如狂,
蹈浪乘风又何妨?
词魂诗魄千秋韵,
赤子丹心万古芳。
倾李杜,慕刘王,
铁笔映剑寒雪光。
而今肝胆追旧日,
应留青史一页香!

 

少年游

 

                                柳眼微醺烟波里,
                                细雨湿春意。
                                欲留无言,
                                渐行渐远,
                                由得春归去。
                                鲲翼鹏影无痕迹 ,
                                谁问当年事?
                                宸翰锦书,
                                情深几许,
                                犹梦春心寄 。

 

听涛

 

                                浪翻云霞外,天鼓涛来。
                                初日挤破阴霾开,
                                滟滟金波遥相映
                                漫天霓彩。
                                醉染罥眉黛,魂游霄外。
                                独立潮头倾天籁,
                                神思渐远赴瑶台,
                                又被谁猜?

 

小婶

筱筱

 

    早晨起床,我对母亲说:昨晚又梦到我小婶了,她和生前一样,仍戴着那块退了色的绿头巾,穿得很单薄,她还对我说,她很冷。母亲叹道:她已走五年了,怎么还都是好梦到她呢!
    小婶是我故乡的老邻居。说不清是小叔在他家族中排行最小,还是小婶一米五的矮个而得名,总之小母亲几岁的她,在大家的称谓中都叫“小婶”。
    小婶别看个子矮,却非常泼辣能干。养猪养鸡是把好手,上山爬岭做农活,更不比男人次。爱说爱笑的她,说话嗓门高,人缘很好。每到农闲时,男男女女的邻居都喜欢去她家串门闲聊。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们两家相处得比亲戚还要亲。我们虽是东西相临,但她家是在西面临道的墙开的西门,我家是在后面临道的墙开的北门,农村房屋的院子都较大,从她家西门绕进我家北门要走近200米远。后来为来去方便,干脆在我们两家的界墙中间又开了一道小门。
    在小婶心中,我是个乖巧懂事又文明好学的孩子,因此对我更加偏爱。秋天草籽成熟的时节,学校要收草籽,让每个学生交上十斤。放学后同学们都三三两两到处剪草籽。我们附近没有江湾河汊,找水稗草不是很容易。小婶听说后告诉我:不用你管,我全包了。以后每次她从地里完工回来都要带回一些草籽。几天后,红艳艳的一堆草籽凑齐了,我高高兴兴地交到学校。冬天,学校又让交玉米芯烧炉取暖,小婶说她家有,便与去她家串门的邻居们围坐在暖暖的炕铺上,开始一点点搓玉米。看到我伸手要搓,小婶忙说:不用你,快去学习吧。外面白茫茫的积雪覆盖着宁静的乡村,连狗儿也慵懒地卧在窝中停止了吠叫。屋内伴着他们说说笑笑的欢乐之声,金黄金黄的玉米粒越聚越多,像耀眼的金子被一次次装入麻袋。那个冬天,我带到班上的玉米芯是最多的。知道内情的同学不无妒意地说:谁能和你比啊,有人护着你么!
    父母的慈爱与乡邻的呵护,伴我度过了幸福愉快的少年时光。后来我家搬进城里,那一幕幕离别的伤悲更让我此生难忘。我们搬走已很长时间,一提到我们,小婶还止不住落泪。由于农家活多,小婶出来的机会很少,那些年浓浓的思乡之情常常困扰着我。我每年都要挤时间回到我那魂牵梦萦的乡村,去看望亲戚和小婶她们。小婶也像盼着自己的亲人一样盼着我们回去。尽管那时都生活窘困,但不到她家吃饭是坚决不行的。每一次回去,小婶都要热情地备好丰盛的饭菜招待,并热切地嘘寒问暖打探其他人的情况。那种发自心灵深处的亲热与关怀,如同那淳朴厚重的乡村一样,时时感动着我,呼唤着我,成为身居异地的我永远的牵念。
    五年前的一天,突然噩耗传来,惊呆了我。已做完脑瘤手术半年多的小婶,还是走了,恶病让她走得很痛苦。当时不能赶去送她,成为我今生的一个遗憾。不过这样也好,还是留给我一个永远的笑颜吧。
    以后当我再回故乡,没有了小婶那亲切的身影与爽朗的笑声,我说不出的失落与惆怅。家乡,因一种残缺的隐痛,曾让我久久不敢回归。乡愁,似一曲优美又哀婉的歌,似一个美丽又忧伤的梦,常常萦绕在我的心中。啊,小婶!啊,家乡!我灵魂深处永远温馨的梦园。

 

妈熬的小米粥

孟凡刚

 

    早上大哥打来电话,说一年一度政府给予农村60岁以上老人的补助要发放了,但是需要健在的老人回到户口所在地按指纹,否则不予发放。
    大哥所说的按指纹,其实是老年人福利制度必须履行的程序,防止有人套取国家福利金。详细情况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想这件事应该能更人性化一些,如果老人年迈或行动不便,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是否能入户办理呢?福利政策本来就是惠民、便民、安民、慰民的。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郭尔罗斯新城工地施工,大哥打电话的时候,我早已经在工地了。打电话问母亲,是否想回去按指纹,母亲犹豫一下说,还是回吧。
    立刻给侄子打电话,让他来接奶奶。中午时分,再次给侄子打电话问母亲是否到家,是否晕车,侄子说奶奶一路无事。
    至此,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空落落的。
    父亲去世后,母亲便和我一起生活,从熟悉的农家小院到陌生的城市,母亲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但内心里,仍然割舍不下80多年积淀的浓厚乡情。小院内的一草一木,邻里间的招呼问候,都让母亲难以割舍。
    所以,当我征求母亲意见是否回农村的时候,母亲有些犹豫。我知道母亲的犹豫,一方面牵挂老家,那里还有她的儿孙,春节过后家里的电话每天不断,问母亲啥时候回去。另一方面担心我的身体和儿子的学习。母亲虽年迈,但头脑清醒,心思缜密,做事周全。母亲的心思,当儿子的心知肚明。
    以前住5楼的时候,每天上班,母亲都会站在阳台望到我们的身影在她视线里消失,等到下班回家走进小区内,都会看见母亲站在阳台等待我们回来。如果去外地,母亲更是询问是否带好了换洗的衣物,必备的药品,路上注意安全,不许喝酒等等,嘱咐再三,仿佛我就是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儿子曾经问,我们出门的时候,奶奶在看什么?我告诉儿子,奶奶想看的并不只是我们的身影,而是希望看到我们平安归来,那是一双关注的眼睛、关爱的眼睛、凝望的眼睛。儿子哪里知道,在我们每次走出家门到回到家里的这段时间,奶奶的心里默念了多少次祈祷?
    年岁大了,家里的天然气炉具从来不敢让母亲动,但是母亲每天都要把菜备好,择菜,洗菜,切好了放在那里,然后用电饭锅把饭煮好,等着我们回来做好了菜就可以用餐。不论冬夏,只要是母亲在家,每天都会准备好一大杯凉开水放在餐桌上,有时候还会放几枚大枣,回到家就可以饮用。餐后母亲还要坚持收拾餐桌,洗涮餐具。她说,累一天了,你们休息一下吧。
    收拾完毕,儿子会躺在沙发上,把头枕在奶奶的腿上,让奶奶用小木梳在他头上慢慢地梳,他说,这样很舒服,很快就会入睡。而母亲就像照顾小时候的我们一样,满眼的慈爱。这样的情景,常在脑海里出现,只不过那是在老房子、老家的火炕上,枕在母亲腿上的人,是我。
    多年来母亲养成一个习惯,一日三餐不论早晚,只要有一个人不回家,母亲都会等待,等到家人都回来了,母亲才会坐下来吃饭。在他眼里,吃饭的时候,家人一定要团聚,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
    所以,每当我在家里楼上看书或游戏的时候,母亲都会在饭做好时一遍遍地喊:吃饭吧,一会儿凉了。这样一句平淡的话语,会有多少人心生感动呢?而在母亲心里,这是当母亲的责任,在她眼里,我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经常与朋友小聚,免不了要喝上几杯酒,对于饮酒,母亲虽不是坚决反对,但是每次喝酒后母亲都会说上几句,如果醉了,母亲一定会熬一碗小米粥,她说小米粥养胃。记得有一年参加侄子婚礼,大醉,整夜呕吐不止,母亲陪我一夜未睡,第二天嘴上满是火泡。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滴酒不沾,心里暗暗自责,因为喝酒让母亲担心,实属不孝。
    四世同堂,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夏季里送母亲回农村,享受一下田园生活,看子孙满堂,承欢膝下。我想这是每一个母亲心里永远的梦想。

 

老妈的“大学时代”

张丹丹

 

    青春是多梦的季节,而老年是圆梦的岁月。
    老妈今年六十五岁,心不甘、情不愿就步入了老年,就像一首歌中唱到的那样“还没好好享受年轻就老了”。年龄上的失落,身体上的变化,一度让生性乐观的老妈限入了情绪的低谷。年轻时候,老妈人漂亮、活泼,能歌善舞,曾被外地歌舞团选中,但因为姥姥死活不肯让她离家,错过了从事自己喜好事业的机会,这么多年来,这件事是她心情不好时候最常提起的。刚巧油田公司离退中心老年大学成立舞蹈班,我直接给老妈填了报名表让她去报到。老妈一下子蒙了,几十年没上过台了,老胳膊老腿的能行嘛?她心里暗暗发慌,但看着我坚定的眼神,她开始收拾身份证,努力在衣柜里找寻报到时候要穿的衣服。第二天,我背着装有舞蹈鞋、练功衣的书包,领着老妈去找教室、找老师,那情形让我想起三十多年前老妈第一次送我上学。
    我领着老妈进去四处转转,哪里是更衣箱、哪里是热水箱,一一告诉她,老妈就像个孩子一样,惊喜的目光随着我的手指四处望,再看同学们,老妈瞬间有了自信,腰板也直了起来,因为同学们的腰身都已经不太纤细了。当老师开始讲话时,我悄悄地退了出来,并暗自祝愿老妈能在这个大学里开心地学习和生活。
    由于舞蹈班每周只上两节课,老妈的状态出奇地好,心情舒畅,浑身好似有使不完的劲,在老师的建议下,她双报了电子琴班、电脑班,这下子,一周的时间排得满满的,再加上一段时间后,各个班开始汇报演出,从社区活动室的小舞台,到油田公司的比赛现场,老妈的文化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各种演出、各种同学班的会餐,让老妈变得忙碌起来,以至于我想回家吃一顿老妈做的饭,都得提前预约,因为老妈不是在大学里,就是在去大学的路上。
    现在的老妈,学会了发微信,每天要浏览时事资讯,讲起中医保健养生滔滔不绝,跳起舞来民族、国标全不在话下,她在她的“大学时代”生活得如鱼得水,走出路来足下生风,人看起来也更有朝气了, 老年大学的学习生活使她感悟到,健康、快乐、积极的生活态度应成为老年生活的主流。别让年龄挡路,老年人的夕阳之路就会越走越宽,越走越远,越走越有亮丽的景色,才能使自己永葆青春。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