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松原文学专区首页| 作家笔会| 松原文库| 楹联选登| 报刊撷英| 作家档案
当前位置>>>松原文学->作家笔会->杂谈·随笔
千层底
信息来源:松原文化网  作者:李玉波  发布时间:2017-02-24  

    双休日,开始大扫除,忙乱中,鞋柜最里面的一个鞋盒被掀翻在地,一双青色斜纹布面的“千层底”呈现眼前。轻轻地捧起,望着这双稍显老旧的布鞋,记忆的纤绳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童年。
    记忆中,小学阶段我是穿着千层底读完的。那时家里并不富裕,父亲是一名乡村教师,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一年中维持生计的就是父亲微薄的工资和一份“口粮田”。但父亲精打细算,母亲勤俭持家,在过年的时候,总会给我买一身新衣,做一双新的“千层底”布鞋。这是我当时感觉最高兴最快乐的事情,那种幸福不亚于考试拿到了双百分。
    我曾羡慕小女孩儿们穿的花大绒面的“千层底”布鞋,每当跳皮筋的时候,我的眼神总是随着小伙伴的脚在闪闪烁烁。我和妈妈说了那份发自心底的渴望,妈妈笑笑摸着我的头说:“好,等过年的时候妈妈给你也做一双花大绒面的。”于是,我开始了企盼,感觉那年冬天真的好漫长。春节,我如愿以偿地穿上了第一双花大绒面的“千层底”布鞋。
    渐渐的,村里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我又有了新的愿望。于是,我再次和妈妈提起新款的鞋子,妈妈沉默了很久没有回答……几天后,妈妈将一个鞋盒递给我:“看,新式样的旅游鞋。”从此,我的鞋柜里也逐渐增添了白色胶底运动鞋、红色网球鞋、粉色系带皮鞋、紫色雨靴……却唯独不见了“千层底”。
    直到有一天,我听妈妈和邻居的婶婶说起:“那天我卖了一篮子鸡蛋给孩子买了一双新鞋,她可喜欢了,不睡觉都不肯脱鞋。”我才发现,爸爸妈妈一直穿着的是“千层底”,那样厚,那样暖,带着一股韧劲。
    一个寒冷的秋夜,我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妈妈披着棉衣在灯下打麻绳,时而转转玻璃锤,时而搓搓绳捻子,同时伴着轻轻地咳嗽。她对爸爸说:“我得快点,要入冬了,得让你和孩子早点儿穿上棉鞋。”那时我才发觉,那一团团的麻绳,是一团团的希望,线与线的拧缠是爱与爱的萦绕……我惭愧,我没有读懂这份爱。
    从那以后,我看见了妈妈把旧布头用浆糊粘在方桌上晒在太阳底下,一层又一层;从那以后,我留心了妈妈把无数个夜晚用来纳“千层底”,一双又一双;从那以后,我明白了妈妈的手腕为什么会微麻微肿,一次又一次;从那以后,我习惯了无论什么时候都穿上妈妈的“千层底”,一回又一回。
    上大学的前一天晚上,我把一双妈妈新做的“千层底”包进了行李,学校的操场上便有了一个穿着“千层底”的乡下女孩。
    如今,村里发生了很大变化,各式各样的新款鞋走进了农村,很少有人穿“千层底”了。妈妈上了年纪,加上劳累成疾,也不再做“千层底”了。可我却依然怀念穿着“千层底”的岁月,它伴我走过童年,走进大学,走过泥泞,走过风雪,走过那段难忘的成长岁月。
    穿过“千层底”,才懂得了勤俭、坚韧;穿过“千层底”,才感到了舒适、温馨;穿过“千层底”,才知道了走路要踏实、稳当;穿过“千层底”,才明白了人要身正、心正。
    轻轻掸去“千层底”上的灰尘,再一次精细地包好,放在鞋柜的最里面。那是我婚后第一次回娘家,把上大学时穿过的“千层底”带到了婆家。虽然它稍显老旧,可几次辗转,我都舍不得丢弃,因为在我眼里,“千层底”已不仅仅是一双鞋。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