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松原文学专区首页| 作家笔会| 松原文库| 楹联选登| 报刊撷英| 作家档案
当前位置>>>松原文学->作家笔会->杂谈·随笔
美丽的想象脆弱的文思
信息来源:松原文化网  作者:董永胜  发布时间:2017-02-24  

    其实,写作的人无不知晓,创作是一种很艰苦的劳动,非但精神劳动,也是很繁重的体力劳动。这种劳动的结果,并非你想去劳动的时候,就可以曳纸谈兵洋洋洒洒一番,写字的劳动有别于其他活动,不止于你的想象有多么美丽,而在于你的想象是否假灵感的翅膀在飞翔。谈到灵感,我们总是要说点什么,灵感是非常脆弱的,她也非常娇嫩,只要你稍不留神,她就会倏然地跑掉。甚至,她会永远地拒绝你的邀请,羞涩地躲在闺房不肯一展她的芳颜。没有灵感的写作,不能说写不出文章,但是缺乏灵感的写作,一定写不出好文章.
    古人有言:“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所谓“妙手偶得之”,不过是灵感的体现,纵然破万卷之有余,而灵感数第一。现代作家与学者苏雪林对“灵感”有一段既形象又精彩的描述:“文思是世间最娇嫩的东西,受不了一点折磨;又好像是一位脾气很大极难伺候的公主,她从你脑筋移到手腕,从手腕移到纸上,有好远一段路程,也要清宫除道,焚香散花,(她)才肯姗姗降临;否则她就要同你大闹别扭,任你左催右请,也不肯出来。同公主执拗,是犯不着的,总是你吃亏的,还不如将顺她些算了吧。”但是,写作不能不讲求一点环境,有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对于写作者来说尤其重要。借苏雪林的话说:“写作的环境不能不讲究,大约以安静为第一要件。孟浩然吟诗时,家人为他驱走鸡犬,婴儿都得暂寄别人家,我们虽不必做到这个地步,但几个孩子在你的面前吵闹,或隔壁劈劈啪啪的牌声,夹杂着一阵阵喧哗哄笑,也可赶走你的灵感。”
    当你沉浸于写作的情境之中,什么命运的多舛、生存的艰辛、精神的痛苦,以至诸多人生的不幸,都会在深幽的寂静中显得无足轻重,这时,你才真正地抵达灵魂的深处,而灵感不再因你低诉生命的灿烂销声遁形,她会载着你的思绪走过田野,穿过秀木谡谡的松林,跋山越海。如果你真的进入了这种境界,白云蓝天、绿水青山、斜风疏雨、花鸟虫鱼便都是文章。如此的倾心,才是生命与灵魂真正的私语。此时,你会听见那暮色的萌动与草木萌芽的清响,夜晚露珠的抽噎,渊鱼优游的私语,萤火虫滴滴的恋歌;你可以看见墓中幽灵般的独舞,以及晨风展翅般的飞翔,山岳欢乐的舞蹈,宇宙星宿运行的忙碌,生命的疯长与死亡的倏忽,你的心与大千世界可谓融合而一,于是五官之外似乎又衍生出几个通灵的器官,当别人肆力听之而听不见时,你能倾耳听见,当别人感知不到时,你能肆力的感知到,如果写作达到了这种禅化的境界,那么你才真正地领略到了,什么才是真正创作的喜悦。
    灵感她不同世上任何一件东西,她有几分倔强又有几分调皮,当你需要她翩然而至的时候,她偏偏与你耍着性子,就是不着你的边儿,远远地瞅着你,讪笑不止;当你静静地读书的时候,或者,你的心情特别好的时际,她会不期而至,尽管你如何也不愿执笔,顺着她的心情阐发你的思想,或挥洒你的文采,但这个可爱的灵感,却不依不饶地昵着你,使你一路写下去。此时此刻,你的心情绝不是用语言所能表达的。你会在自娱之中旋进一种境界,你不再感叹:“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你会在春风和煦如烟的美景之中,享受着“大块假我以文章”的快乐,或者,你会突然想到《春夜宴桃李园序》的作者李白,在写就诗篇之后那种“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的快慰心情,立志“不有佳作,何申雅怀”溢于言表。
    写作必须有灵感,灵感必须经过刺激。灵感不总是等在那里让你去请,她萦绕脑际,忽隐忽现,有时非常麻木又表现得慵懒。如何使灵感随时随地泉涌笔端,召之即来,挥之不去。那么则如世界三大短篇小说之王的契诃夫所谓,灵感是培养出来的,培养的方法不过是每天都要练笔,无论怎么忙都要写上二百字。京味写作语言的老舍,为了培养写作灵感,无论每天多么忙碌,都要写上五百字。
    每个人读书的目的不尽相同,经验体会也不尽一样,我乃因为读书有了一点点心得,或不经意间获得一种人生的经验,或者为人世间粉饰不堪的故事有所触动,或为表达我对人生一种思想的理解,非发而不能不发诸笔端的时候,我才能摇曳情思执笔疾书。
    不像那些可爱的西洋作家们,在没有灵思的时候却翻字典,翻到什么就写什么,翻到金鱼则把金鱼渲染一番,翻到大海就把大海一阵描述,如果翻到杨柳,就写一篇杨柳为什么婀娜的文章。然而这种“创作”的方法,不可谓不是一种为文者值得借鉴的写作圭臬。不过,我总以为如此的写作态度,绝非一种正常的创作心态。
    我国古代短篇小说王子蒲松龄,就是写妖魔鬼怪的大师,文章写得烛照千秋;而被诗人兰波誉为“通灵人之王”的法国象征主义大师波德莱尔,他曾借一具腐烂的尸体,而写成了一部艳绝法国文坛的《恶之花》,并被世人标榜为19世纪欧洲最具影响力的诗集,同时这部诗集,也被法国大文豪雨果,在给波德莱尔的信中誉为“灼热闪烁,犹如众星”。窃以为,如果写作没有深抵灵魂的感受,与之心地真诚般地宣泄,最好还是字典也不要翻,读书养心祈求灵感的降临就是了。
    每当我“目营手拣,无间晨夕”停下忙碌的时候,常常有种冲动,想写篇长文,而拿起笔的刹那,灵感却戛然而逝,于是思绪变得混乱。为了稳住仅有的那点儿文思,我不是先从题目发轫,而是想到哪段先写哪段,将那些比较得心应手的段落写完,再根据具体的情况具体的安排。经过几段的润笔书写,笔致不断滑润起来,思绪由此有了灵动,再去写那些难写的段落,自然有种“騞然而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踌躇满志”的不胜欣慰之感。等到所有的段落都已写毕,按照事先拟定的题旨依序承接就位,可谓一篇大文就算杀青。
    十七世纪中国作家金圣叹对写作文章深有悟道,他说文章都是现成的,就在你的四周间,只须“灵眼觑见,慧腕捉住”,冰心老人也有同样的体味:“盈虚空中都开着空清灵艳的花,只须慧心的人采撷……”,写作提倡的是养心增慧,当灵感来临,泉思喷涌,写作不啻一种劳动还令人快乐,苏东坡曾以写作为快乐津,他说:“某生平无快意事,唯做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自谓世间乐事,无逾此者。”文章都是在激动和愤懑的灵感催迫下写就的,为了不必文字饾饤,应该时刻将澎湃汹涌的灵思加以冷却,以免走笔跑野马,然而并非笔不能走马不能跑,但要跑得自然而漂亮。
    一篇文章写成之后,可以给予作者极大的成功和快慰,但也使惨淡经营的自己,在回首历练文章的过程中,心中无不有一丝青涩悠长的苦味,然而哪一篇收笔势之时,不浪费掉几许晨夕,以至青春作伴好时光?
    有人说,既然创作如此令人痛苦,那么古今中外的作家们,为何还抱着文学这个劳什子而不放呢?是的,这件事的确颇为神秘。我想,作家之写作,都系一种内在的冲动使然:就好像多情的蔷薇,到了春天毕竟吐出她的芬芳;夜莺即使唱哑了嗓子还要坚持歌唱;就好像远古斩将搴旗的刀客,即使人倦而刀不倦;就好像缱绻的情人们忘我的恋爱,以及宗教家们虔诚般的祈祷。而作家们,却被神圣的向往之火燃烧着,即使明知自己浴火而焚,也欲罢不能。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