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松原文学专区首页| 作家笔会| 松原文库| 楹联选登| 报刊撷英| 作家档案
当前位置>>>松原文学->作家笔会->杂谈·随笔
西栅——关于乌镇的一个未醒的梦
信息来源:松原文化网  作者:林晓莉  发布时间:2017-02-24  

    由于对迟子建文字的喜欢,我这个一向不惯于先入为主的人,在来乌镇前,就已经读过几遍《西栅的梆声》了。缘于对声音的莫名感知,我觉得恰是这个“栅”字,最适合深秋的意兴了。于是,我选择了秋的时节,来西栅做一次梦的造访。
    同来的离离、乌银还在早睡,我便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推开民宿的门,想去独自领略西栅的早晨。此时的西栅正半梦半醒,远处的灯笼还在睁着未眠的眼。清晨似古琴刚刚露出一角,我的心弦却被它拨动了。西栅的妙处在于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用目光去装裱,呈现在眼前的都是一幅绝妙的水墨丹青画。
    走过石板桥,走过初来时为我们指路的色彩鲜艳的灯笼,走上一条悠长的石巷。我没有考据过“乌镇”这个名字的由来,可乌镇民居的屋瓦、门窗,却都是一种古旧的含着岁月多少无法言说情感的乌色。这“乌”字,让人只觉得是一帧只能用目光去翻阅的线装质感的诗页,不可读出声音,不同于色感强的黑,又不同于色感弱的青。随意抚摸两侧风雨剥蚀的门板,想着这上面有多少已经消逝的看不见的指痕?一念间,竟觉得它变得厚重了。
    乌镇是枕水人家,一处又一处水的清幽分解消蚀了人群的浊气,所以最具意趣让人怀念的就是,任有再多的人声,乌镇留在人心底的始终是一个美好清幽的“静”字。有只早起的船在水中划着,船桨“哗啦、哗啦”的声音像西栅正在构思着晨起的前奏,好听,好看,好让人无限生情。几只陶罐随意地嵌在墙上,里面是一些恣意生长的花草。远处的门板还在掩着,近处的一家却早早卸去。透过开着的门,看见里面的墙上有一幅“韵之山水”的墨迹。两只鸟儿在我脚前的石板路上蹦跳,一会儿飞去,一会儿又飞来,临水的花儿还在惺忪着睡眼。是鸟啼唤醒了乌镇,还是鸟儿的叫声为西栅的晨梦做了别一番的点染?
    一家一家的民宿和客栈紧挨着,给人的却始终是一种静谧和一种亲近自然的烟火气。越是有星星点点的游人的声音,西栅就越像一个谜;噪声反倒让它宁静,这多像一个谜啊。临水是一些树冠高大的香樟树,我这北方的女子以前不曾见过亦叫不出它的名字,却懂得它们是水的留白处的补笔。长长的柳枝亦去做水的风情的点睛。站在石桥上,心里着急得很,面对这样一幅水墨丹青,却只能用心、用眼来做画笔,这不可言说不能释解的乌镇怎样才能在心中停留得再久些?
    绕过一家“草木本色染坊”,见一块上面书写着“盛庭”的门匾。奇怪,这两个并不寂寞的字搭在一起,挂在西栅的乌木门额上,静谧中竟夹杂着几分书香气。身边有静静的树叶飘过,那是秋之翼的路过,并且,还要做几分深深的停留。若是清晨也有梆声的话,此时,应是该敲第六下了吧?河面上很静,远处有迷濛的雨雾,桥上有人在移动摄影的三角架,用摄影去写实,怕是再好的审美也会遗失了西栅的几许意趣。
    最显示乌镇风格的是西栅屋顶的瓦,那是乌镇的眉,乌木的门窗是它的眼,这眉眼间传达的意趣,让我这多愁多思的人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都会对它无限地思念。一色乌木的布局与写意,这大胆的用笔超凡脱俗,让乌镇之小在世界之大中亦能卓然独立,自成一家。步移景易,是乌镇的又一妙处。.又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女红街。想着纤纤玉指在黯淡的岁月的光中,把无数的心事穿进来,绣进去,于是岁月中凝固的心事成了手中的一件作品,披于身上,穿在脚上,都有一种沾染着岁月的风尘之美。三寸金莲并不适于在街上走,可是在灵水居的石巷中,怎么嗅都是一种百年前女儿的气息。西栅的石板路上肯定曾有一些厚厚的男人靴底的沉重的敲击,可乌镇自有一种宁静的霸气,任什么噪声都能够压得下去,所以任是怎样的喧嚣,都只是乌镇的过眼云烟。
    一家还睡着的人家的格窗开着,朝外的窗台上点缀着一栏小花,点点细碎的粉红正开着,为碧绿的宁静的水面,没来由地添了几分姿容。西栅的静让人心生喜悦,有一种说不出的好。一盆兰花在一户民宿的屋檐上吊着,氤氲着水汽,和哪儿都不重复。“女宜斋”的里面是文房四宝吧,读了书的女儿会更多些情致,也更多些清愁,迟钝有时对人心来说是一种福分呢。走近一处客栈,名字极好——眠泉客栈。客栈不远处的乌木柱上挂着两盏风灯,想必夜色中它们会睁着朦朦的眼悄语吧?
    发现一处僻静的石桥。在石桥上坐下来,近处是山,远处是雾,这是一处昨夜未到、游人少至的所在。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乌镇。数百年间无以计数的人来过乌镇,这时,此处,却只有你我的情缘。正沉浸于此,几声鸟叫,惊得桥下的河水一颤一颤。拱桥那边,却是一树的喧闹,再向前,竟是片片的修篁。记得诗人昌耀的情人就叫这个名字。我想,诗人就是有本事用一枝瘦笔让情人的名字在记忆的诗行中翠色欲滴,这种本事,富贾商人任怎样都只能望洋兴叹。无意中邂逅的这片竹林真美。本来没有一个人,我却在想象着走出一个谁,又走出一个谁,能够从竹林中走出的,都是些极具风雅的人物。
    其实乌镇不乏烟火气。一家关着的门上倒贴着两个大红的“福”字,上方蜡染的布上嵌着一个米糕的“糕”。还有“王茂源糖果”、“叙昌酱园”等,都因了一种无痕的匠心,为西栅的清晨凭添了一种恰到好处的温暖。乌镇一定有国际级的大师在做整体策划,手法之高明,让人只有感叹的份儿。一些高墙上满布着植物的筋脉,像墙自身的裂缝,又像是哥窑中烧制出的瓷器。水上戏台、水剧场这时都还空着,咿呀唱戏的声音却从我的遐思中飘来,让人只觉得今生的耳朵是有福了。
    走过戏台,乌镇的西栅到底有多远?竟是一处名树古木,让你觉得自己低估了西栅的方圆。枫杨、无患子、刺槐、榉树,各有各的名字,各有各的年龄,各有各的风姿,比邻而居,都是乌镇的土著民了。树上的叶子黄绿相间,方忆起路过的一处门板上挂着的一块木牌写着:“清晨醒,梦犹酣,凉被不胜寒,记得添衣衫”。
    此时,已是乌镇的深秋了,西栅到底有多大呢?乌镇究竟有多美呢?正走着的,就要逝去的,是西栅深秋的早晨。虽带着几分凉意,谁能说西栅深秋的早晨不迷人呢?东栅,南栅,北栅,是接着要做的几个梦了。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