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松原文学专区首页| 作家笔会| 松原文库| 楹联选登| 报刊撷英| 作家档案
当前位置>>>松原文学->作家笔会->杂谈·随笔
小城电影院
信息来源:松原文化网  作者:李宏川  发布时间:2017-02-24  

    对电影院的怀念,缘于对电影的那份钟爱,有一种爱屋及乌的情结。因为,去电影院看电影曾经是唯一可行的靠近电影的方法。
    我生活的小城只有一家电影院,是七十年代末建的,楼下三十二排,后三分之一处设了楼座,有十排座位,共可容纳千余人。最初,电影院里的座位是一根根剥了皮的长条木,用铁扒钉钉在阶梯形的地面上,观众坐在上面只能昂首挺胸,看卓别林的《摩登时代》,就有很多人笑着仰倒到后面人的怀里。第一部神话戏剧《三打白骨精》公映时,依然还是那样的座位,刚刚从单调样板戏中解脱不久的人们,纷纷涌入电影院大饱眼福,坐在长条木上照样乐此不疲。
    作为相对大众化的娱乐,电影票虽然只要两毛钱一张,但在当时可以买到四个大白馒头,于是,就有人逃票看电影。大人逃票主要采取两种方法:一是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紧撕过了的半截票,排队经过用钢管焊接的之字形通道,到检票处故做镇定地把手伸过去,让检票员再撕一遍上面完好的部分。二是拿过了期的票冒充当天的票,蒙混过关。这两种方法都可能露馅,前者只有趁人多检票员忙乱时可行,后者所找的票颜色大多不同,因为电影院每场的票面都要换色,再说完整的旧票也难找到。当然,小孩就方便多了,可以夹在大人腋下混进去,也可以趁检票员不注意,从栏杆中钻入。
    电影院红火的日子,卖票的、检票的职工都成了小城炙手可热的人物,不要说他们的高工资和有人求的地位,就是能天天免费看电影已让外人羡慕不已。很快电影院进行了装修,卸掉长条木,换上用螺丝钉固定在水泥地上的翻转木椅,但这种椅子也带来了一个弊端,原来换片带时间过长或停电时,观众只是吹口哨和喊叫,现在就有人站起身拍得椅子啪啪响。银幕也换成了整块大幅的,方便放宽银幕电影,间隔一段还装上了吊得老长的大吊扇,从此,夏天看电影能坐在吊扇下成为最好的座位了。
    电影院前面街道两侧满是梧桐树,叶子很绿,盛大繁茂,微风抚过,霓虹招牌若隐若现。很长一段时期,这里始终是小城的中心和繁华地带,寸土寸金,小商小贩云集。院外临街宣传栏内,定期公布每月放映电影的片名,张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总能吸引不少人流连其前。那时影片周转的慢,有的电影大城市都放了一两年,才能到我们小城。一部片子一般只能放三天,一晚两场,如果是卖座的,白天还会加场。印象特别深的是看《少林寺》,连续三天电影院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放映,连各乡镇的群众都涌来观看,那几天小城人满为患,走街串巷的、投亲靠友的,像过年一样。我家买的是第二天凌晨两点的票,我和哥哥按捺不住从晚上八点就到电影院门口去等。直到九十年代中期,还有几部片子引起过轰动,电影院也因此热闹一时。比如印度影片《流浪者》和台湾影片《妈妈再爱我一次》,前一部影片让小城响起了很久的“拉兹之歌”,后一部电影的海报宣称“进场的人个个都得带手帕”,令我记忆犹新。
    电影院在我的成长历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小时,最盼望六·一儿童节,因为下午会包场电影。中学阶段,我的零用钱几乎都是用于看电影了。如若一家人集体去看场电影,更是很隆重的活动,总记得有一年元宵节晚上爸妈带我们兄弟几个去看《智取华山》,那种静坐电影院内的亲情多年后还温暖着我在异乡的一个个寒夜。刚走上社会的我在农村工作,每次回城第一件事就是去买票看场电影,坐到空旷的电影院内,大大的银幕、黯淡的光线和静谧的氛围,带给我虚拟的真实和矜持的撩拨,迎向那些纷至沓来的灵动画面,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在自己的世界里消融。
    我的爱情就是在电影院里发育成熟的。那时,我跟她已相识很久,却一直羞于表白。有一次请她看电影,看的什么片子已经忘记,也不重要了。记得我们买了两包瓜子,是用报纸裁成小方块折成锥形包装的,一毛钱一包,一边看电影一边嗑瓜子。直到两人的瓜子都嗑完了时,我才鼓足勇气,悄悄地把手移向她那边,碰到她发烫的手,触电一般,看她没有退缩,终于一咬牙捏住了。直到散场,两人的手心都捏出了一把汗,我们的恋爱关系算正式确定了下来。后来,从朋友的玩笑中,我才知道,许多人都是这样开始恋爱的,一度,电影院成为了情感的温床,那真是价廉物美的抒情年代!
    电影院走向萧条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随着电视的普及,在我还迷恋着去电影院看电影时,却发现进电影院看电影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电影院慢慢地维持不下去了,于是将大影院一分为二,前面成了一个小放映厅,后面改为录像室和台球室。再后来,小放映厅也很少放电影,只有宣传部门包场教育片时才开放,偶尔也租给商人搞展销,其它日子都是关门大吉。电影院的职工大部分转了行,只有少数几个人承包维持着运转。
    如今,我可以抱着抱枕,裹着棉被,躺在沙发上看家庭影院了,却再也没有在电影院看电影时许多人一起欢笑、一起流泪、一起感动的那份心境。有次放《赤壁》的碟片,那精美的画面、壮观的场景令我突然伤感:这如果是在电影院中观看,该是何等的美妙!那一刻,我才发觉,没有电影院的日子,我真的失去了很多快乐。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