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松原文学专区首页| 作家笔会| 松原文库| 楹联选登| 报刊撷英| 作家档案
当前位置>>>松原文学->作家笔会->小说
录取通知书
信息来源:松原文化网  作者:傅俊逸  发布时间:2017-02-24  

    天鹏坐在教室里,心里乱得慌,怎么也静不下来,过去的事儿一幕接一幕在他大脑的荧屏上显像。
    他这已是第二次坐在复习班的教室里了。第一次高考时,虽说成绩是全校的前两名,可毕竟没有考上,天鹏的爸妈都说普通高中耽误了天鹏。天鹏记得很清楚,去年来到这所被称为省办重点高中——县实验中学复习时,他是满怀信心的,他坚信通过一年的努力,自己肯定能考出去。他实在不想拖累父母,天鹏也确实不甘心在农村生活一辈子。天鹏的要求并不高,即使考不上本科,专科、中专也行。他清楚得很,只要考上了,就有“铁饭碗”。天鹏虽然对自己的目标确定得不高,但在学习上却丝毫没有放松。天鹏明白一个道理,既然成绩不理想,那就要多花时间学习。可如今,同学们的录取通知书都陆陆续续到了,眼看着一个个都欢天喜地地入学了,自己却没有消息。焦急、忐忑时时困扰着他。这些天,天鹏总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难道自己的命运就这样不济吗?一个比自己多打了一分的同学走了个专科,自己就是走不上专科,也该走个中专啊。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天鹏一天比一天着急。可是,录取通知书就是不来。天鹏的爸妈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们都知道天鹏是用了功的,盼通知书的心情他们比别人更能理解天鹏。他们安慰、劝解着天鹏,告诉天鹏通知书来与不来并不是咱们着急能解决得了的。其实,这道理天鹏何尝不知道。该着急还是着急,该上火还是上火,嘴上已经起了水泡。
    无奈之余,他又一次坐在了复习班教室里。这次坐在这里,压力远比第一次大得多,去年复习时借的学费才还上没几天,新的债务又来了。为了学费,天鹏有压力,比这更厉害的压力是舆论。舆论压力是他所难以承受的。家里的亲戚们早就都跟天鹏的父母说,就让天鹏留在你们身边吧,他身体好,能干活儿。可那些亲戚哪里知道,天鹏正因为不爱干那些活儿,才拼命干活的。天鹏不喜欢这些农村活儿,累得腰疼。他也问过妈妈,为啥非得干这些活儿。妈妈告诉他,人没能耐就得干这些活儿,好活儿有的是,有能耐的人才能干得上,谁也不愿意干这些活儿,又脏又累的,但为了活着,就得干。天鹏是个懂事的孩子,他心痛妈妈,体谅妈妈,每次干活儿都尽力多干,他知道,他多干点儿,妈妈就能少干点儿。为了自己,也为了爸爸和妈妈,天鹏学习非常用功,他下狠心一定要考出去。天鹏是这样考虑的:哥哥考走了,几个弟弟妹妹学习也好,自己要是能考上,将来全家就能脱离农村。去年没走成,爸妈都跟他说,只要你有信心,家里就供你,你别听别人咋说。天鹏这次来时,又特意去了趟姑奶家,去年复习没少给姑奶和在学校工作的表叔添麻烦。出乎天鹏意料的是,姑奶见他来了,非但没有一句暖人的言语,第一句竟说出了那样的话,“又送钱来了?”天鹏听了就好像三伏天掉进了冰窖里,寒得他喘不过气儿来,当时真不知是咋过来的。后来,天鹏也明白了姑奶的意思,她是心痛那些学费,因为对于天鹏家来说,那毕竟不是小数目,同时对他也是恨铁不成钢。
    天鹏正在脑海里放着电影,这时上课的老师走了进来。这是一节英语课。英语老师说,开学有几天了,该选个课代表了。了解一下大家高考英语成绩,90分以上的有没有?请举手。结果没人举手。80分以上的。仍然没人举手。70分以上的。这次天鹏举起了手。还没等老师问具体分数,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的是天鹏的表叔,“天鹏通知书来了”。“嗯?啊!”天鹏有些发蒙,随后马上明白了——自己考上了。
    英语老师跟全班同学说,听见了吧?人家考上了,不给咱当课代表了。大家鼓掌欢送。天鹏看见的是一张张由于过度羡慕而显得木讷的脸。
    表叔告诉天鹏通知书直接寄到家里了。
    天鹏到家时已是傍晚。家里聚集了好多人,天鹏妈正屋里屋外地忙活着,炒瓜子,沏茶水,招待客人们。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话,有表扬天鹏的,也有唠着闲嗑儿的。
    “天鹏从小就学习好,我就知道这孩子一定有出息”。
    “天鹏懂事,多能干活儿呀!”
    “天鹏这孩子仁义,我还说把我家二丫给他呢,现在人家不能干了。”
    “天鹏长得多那啥呀,是个衣服架子。”
    “大哥大嫂,那啥,天鹏考上大学了,用钱就吱声,啊。”
    “我家的二孩子和天鹏在初中时都晃上晃下的,没人家天鹏有毅力,坚持不住,你说这多好啊。”
    “二哥,你志愿报得咋那么准呢?你报这个学校,这个学校就要你。”
    ……
    天黑了,客人们陆续散去。只有天鹏的爷爷没走。
    天鹏的爷爷一直笑呵呵地坐在炕头儿的位置,天鹏看得出,爷爷高兴的劲儿不比自己差。“好小子!好样的!给爷爷争光了。”爷爷边喝茶水,边抽着烟卷,这句话不知说了多少遍。由于一直笑着,长长的八字胡和山羊胡也一直微微颤动。
    天鹏妈告诉天鹏,你爷爷从知道你考上了,这一下午前后院都走了五六趟了。
    “爷爷,等我挣钱了,给你买酒喝。”
    “好好好,爷爷等着。”
    爷爷走后,天鹏才有空儿认真地、仔细地看看这张令他盼望已久让他寝食难安的录取通知书,就为了这张通知书,天鹏读了十几年的书;为了这张通知书,天鹏不知比别人少睡了多少觉,多挨了多少冻;为了这张通知书,天鹏不知自己放弃了多少和伙伴们玩耍、娱乐的时光。
    夜深了,天鹏爸和天鹏妈听见天鹏还没入睡,都说,“睡吧,明天还得坐车呢,睡不好会晕车的。”
    哪里睡得着啊!天鹏一点睡意也没有。夜,静极了,天鹏的心里却像过年的农贸市场,热闹得紧。夜,漆黑漆黑的,但此刻,天鹏的眼前却格外明亮,他知道,天,快亮了。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