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本站精华
灵魂永恋草原情
信息来源:在线投稿  作者:王永灵  发布时间:2014-01-07  

灵魂永恋草原情
——缅怀何川老师逝世25周年

 

    时至2014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五),我省著名二人转作家,曾任吉林省二人转艺术家协会理事、白城地区戏剧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前郭县文化馆副研究馆员的何川老师,虽然已经病逝25周年了,而作为生前我的良师益友之一,他的音容笑貌,却依然鲜活在我有生之年的心中,成为生死与共的忘年交。为此,我写下这篇文章,借以表达深切的缅怀之情。
    我与何川老师相识是1979年,当时他在前郭县文化馆创作辅导组,我在卡拉木公社(现哈拉毛都镇)文化站,因为业务隶属指导关系,去文化馆开会,曾经见过他几次。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端坐在椅子上,嘴里叼个半尺来长的小烟袋,面带微笑,很是慈祥,说起话来,慢声细语,给人一种温文尔雅、处惊不变的神态。要说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应该是这年冬季,我们公社要举办业余创作培训班,时任文化馆长的张继新领着创作辅导组的王迅、何川、程永刚三位老师来作辅导。那天他们从客车上下来,我就见何川老师戴个雪白的大口罩,格外显眼。他不停地咳嗽,咳嗽得直端肩膀。我一打听,才知道他患有严重的肺气肿,一到冬天就犯病,很少出屋。这次为了帮我办好培训班,不顾几位老师的劝阻,冒着严寒,拖着病体,坐了八、九十里的公共汽车也来了。时至今日,一想起他咳嗽的样子,我就心里难受。从这件事,我真正感受到了何川老师的敬业精神和高尚的为人做事。
    也正是有了何川老师的榜样作用,感召和鼓舞了卡拉木公社业余创作组的作者、尤其是曲艺作者积极创作,韩少武、孙国绵创作的快板书还荣获了“参花奖”。面对基层创作的好态势,前郭县文化馆主办的《郭尔罗斯》、白城地区群众艺术馆主办的《白城文化》和吉林省群众艺术馆主办的《参花》依次刊发了《卡拉木公社曲艺作品专号》,首开了一个公社创下“三级专号”的先例。此举当属何川老师德艺双馨的名望和呕心沥血的辅导、修改,才能赢得如此的枝繁叶茂,花红果硕。尤其令我铭刻在心碑上的是,他协助原文化馆创作辅导组组长王迅老师向馆领导举荐,后经文化局同意,使我于1982年7月1日有幸参加了“吉林省业余创作积极分子大会”,代表卡拉木公社业余创作组在大会上作了《我们是怎样开展业余文艺创作的》典型发言,并获得了省文化厅授予的“吉林省业余创作积极分子”荣誉称号。
    也许真是缘分所致,1983年初春,我被借调入县文化馆,先是参与全县文物普查和编写《文物志》,正式调入后,又幸运地安排在创作辅导组,协助何川老师归纳整理曲艺作者的作品和通联事宜。虽然与他朝夕相处不足二年的时间,对我言传身教的培养,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引导作用。从1979年帮助我修改编发第一篇曲艺作品开始,到后来竟能在《天津演唱》、《参花》、《黑龙江艺术》、《城市时报》、《长春晚报》、《松原日报》、《白城农民报》、《郭尔罗斯》等各级报刊发表78篇曲艺作品。其中以两篇快书小段为领衔的10篇系列曲艺作品,还入选参加了“中国艺术界优秀作品展示会系列大赛”,荣获了“优赏奖”。总之,我心里十分明白,所取得的成就和荣誉无不蕴含着何川老师所付出的大量心血和精力。
    据我了解得知,早在1949年建国前,何川老师从解放区华北大学毕业后,就参加了革命工作。后来曾先后在察哈尔省(今山西省)雁北地委、雁北专区、东北人民政府文化部、吉林省文委、省文化局、省群众艺术馆、白城地区群众艺术馆、前郭县文化馆等部门或单位一直从事文化工作,因为多有坎坷和磨难,又多有担当和奉献,损耗和消耗了他多少无辜和无私的宝贵时间,现已无法统计。尽管如此,何川老师坚持抢抓时间,仍然撰写和创作出了很多有声有色的文章和作品,现在仅举几例鲜为人知的作品和文章,给予人们更为深刻的印象和赞誉。早在1955年他就取材于一名小青年经常偷看荒诞小人书,最后走上盗窃犯罪道路的案件,撰写了一篇4000多字题为《无形的毒药》的新故事,7月3日发表在《吉林日报》(文化生活)专栏中,第一版报眼还发了提要,据此引起多方关注。长春市《画廊报》改编为连环画,在街头画廊展出,受到广大市民的好评;第二年配合爱国卫生运动,创作了相声《查卫生》,并和一位同志参加省直机关文艺汇演,引起热烈反响,获得创作奖,并在《吉林文艺》发表,省电台给予录音播放;紧接着创作的另一篇相声《以观后效》,得以在《说演弹唱》上发表,文艺单位演出后,省电台又给予录音播放;以后创作的歌词《革新花朵遍地红》,作曲家李世然配曲后,成为1960年省音协推荐的“红五月歌咏活动”第二批七首歌曲之一,深受欢迎,广为传唱;创作的话剧本《女电工》参加省戏剧汇演,受到了好评。参与创作的歌剧本《黎明烽火》拓宽了创作思路,成为前郭县歌剧本创作探索者之一;执笔撰写的10000多字《血泪斑斑忆过去,无限幸福望未来——前郭县乌兰图嘎屯史》,1963年6月22日《吉林日报》第四版整版发表,后来《工人日报》全文转载,北京群众出版社转载入《血海深仇》一书中,大量发行,成为当时“三史”教育的生动教材;搜集整理说书老艺人、原前郭县曲艺团团长丁立刚的说书经验,撰写成“说书‘十要’”一文,入选省曲艺家协会主编的《说唱艺术》一书,免于说书艺术在前郭失传。从以上列举,不难看出何川老师多才多艺,如果不是坎坷磨难缠身、辅导修改缠身和病患困苦缠身,将会创作和撰写出多少令人欣赏的好作品和好文章啊!
    令人交口称赞的是,当省文化部门几次举办全省二人转、小戏汇演后,何川老师及时调整主创体裁,适应演出需要,开始创作二人转。尤其是他以前郭大草原为背景,以蒙汉民族团结奋斗、共建美好家园为主题,相继创作出《赶会》、《牧场新风》、《拨钟》三篇二人转,艺术地升华了时代的主旋律,把草原各族人民火热生活和精神风貌,展现得淋漓尽致。不创则已,一创就产生了轰动效应。由于三篇二人转作品精中求美,别具匠心,在全省小戏、二人转汇演时,篇篇获得创作奖,又先后发表在《说演弹唱》(曲艺月刊)、《小鹰展翅》(名作汇集)、《吉林日报》(演唱专栏)中,赢得了广大观众和读者的热烈反响。值得一提的是,《赶会》参加东北三省地方戏汇演后,一炮飙红,饮誉松辽大地,成为戏曲保留节目之一。我省著名作家、评论家潘芜(笔名上官缨)曾用六句话概括为:“民族特点突出,乡土气息浓厚,景在情中融合,幽默风趣适度,情节生动感人,语言雅俗相谐”。省二人转艺术家协会组织专家座谈讨论时,也一致认为何川的三篇作品,形成了独特的草原风格和鲜明的草原特色,理应确定为二人转创作的“草原派”。这种权威性的定位,标志着何川老师的二人转作品,已经成为我省文艺百花园中怒放的一朵奇葩。他创作的二人转《同心桥》、《欢送李春兰》、修改的《王大娘卖鹅》等及创作的表演唱《小大嫂》、《万民欢》,修改的鼓词《洗脏裤》、快板书《闯将接班》、好来宝《夸骏马》、秧歌帽《串亲戚》等也贯穿了草原风格和特色,依然得到欣赏和赞许,显示了“草原派”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另外,他改编的《砸銮驾》、《河神娶亲》、《高俊搬兵》等传统二人转,也是凝华聚萃,脍炙人口,令人赏心悦目。
    何川老师曾因性格耿直,敢于直言不讳,多年身处逆境,历经磨难。但是,他对党的感情却忠贞不二,即使离休以后,仍以病体之躯独自承受起编纂白城地区戏曲志(前郭县部分)的重担,忠于字斟句酌,字字求真,句句着实,编委们无不为之感动和赞许。党组织对经受考验的忠诚儿女,给予了很高的信任和奖赏。1982年7月,推荐他出席“全省业余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授予“吉林省业余创作积极分子”称号。1985年5月文化局党委研究决定,批准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位老高级知识分子,终于实现了自己一生所追求的崇高理想。
    何川老师热爱前郭大草原,歌颂前郭大草原。虽然落实政策时,只要争取,完全有资格返回省城,但却无怨无悔地甘愿扎根前郭大草原,最终又无怨无悔地安息在前郭大草原的怀抱里。草原各族人民没有忘记他,在确定前郭县“十大文化名人”时,他当之无愧地成为其中之一。如今,他的遗像和遗作展示在前郭尔罗斯博物馆内,获得了草原各族人民永远的敬重和怀念。最后,自以为是他的一名弟子,怀着深切的缅怀之情,成就一首七绝,祈祝远在天国里的何川老师灵魂不朽,永世长存:
 
几经坎坷露峥嵘,
怒放奇葩特色擎。
笑貌堂堂虽远逝,
灵魂永恋草原情。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