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本站精华
查干湖和前郭尔罗斯文化
信息来源:《松花江》第84期  作者:格尔乐图  发布时间:2014-01-08  

    一、关于文化的浅识——前郭尔罗斯文化定义  
    文化,从广义上讲,就是人们进行生存活动的历史现象。
    文化的全面意义,就是指人们进行生存活动的过程,和所创造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一定文化的具体内涵,就是它所处的那个时代的生产关系、生产力水平,即,政治社会,经济社会,文明社会状态的相对反应和体现。
    可以这样综合言之:
    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文化状态,它所反映的必然是与之相应的那个历史时期的社会文明状态;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任何一个人的思想作为,他所反映的必然是与之相应的那个时期的人文文明状态;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具体事务的文化现象,它所反映的必然是与之相应的那个时期的物质文明状态。
    前郭尔罗斯是蒙古族、汉族,和多个民族共同生活的家园。这里地域文化悠久、丰厚。这是生活在这里的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按上述文化浅识,这个“创造”就是前郭尔罗斯文化。
    前郭尔罗斯文化,就是生活在这里的前郭尔罗斯人,在谋求自身生存空间的实践中,顺应改造社会,顺应改造自然的心智和汗水的结晶。
    蒙古族的族源,学界认为,属东胡族系后裔,鲜卑人是蒙古族的直接祖先。鲜卑故地今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流域,其北部大兴安岭北段,古称鲜卑山,由名室韦的鲜卑部族驻牧。据《魏书》记载,室韦“盖契丹之类,其南者为契丹,在北者号为室韦”。到了金代,室韦的一个叫蒙兀室韦的分支在其分化、征战、融合中逐渐发展起来,形成了后来的蒙古族。《魏书》里说的“在北者”,指的就是今天的大兴安岭以西,呼伦贝尔地域,即鲜卑疆域之北部。
    所谓“山林里生,草原上长”,说的是蒙古人孕育、生成于山林,成长、壮大于草原(这是蒙古渊源的通论。《蒙古秘史》、《蒙古源流》等多有论述)。
    在混沌、蒙昧的意识形态,原始、落后的生产方式的条件下,生存斗争的实践,使蒙古人认识到,物质的得失,人丁的夭寿,民族的兴衰,生命的存亡都是天的赐予。蒙古人说“孟和·腾格里”,汉译长生天。
    人们认为凡天地间之万物都是领受长生天的造化,都是在长生天的指令下存在、发生、发展的。他们迷信万物都在执行长生天的执意,万物给人们生存的各种获取,都是在“奉天承运”。 所以,人们坚信,世上“万物皆有神,万物皆有灵”。有神、有灵,就得祭祀,于是,以祭祀长生天为核心的各种祭祀活动就一脉产生和发展起来了。按着上述的文化浅识,这就是祭祀文化。
    成吉思汗曾颁照天下说,我们蒙古人自古就有祭拜山水的习俗,这是腾格里天神赋予我们蒙古人的职责。
    纵览蒙古历史,横看蒙古礼数,祭天地、拜敖包,祭山水、拜火神,祭祖宗、拜先人等祭拜活动的产生、发展,都是以祭天这个背景为由头,都是以祭天为核心辐射延展起来的。所以,这一活动所反映的文化,又该叫做长生天文化。
    前郭尔罗斯人,承袭、发展了长生天文化,带动和促进了其他文化。前郭尔罗斯文化得到了整体发展,和发扬光大。直至,今天这样丰富多彩,今天这样灿烂辉煌。
    自从蒙古先民从山林走进草原,逐水草而求生计,赖“走奥特尔”而放牧,这是他们生活、生产方式。他们生计的兴衰,命运的祸福,全靠苍天的阴阳,大地的黄绿的交替、轮回了。——按现在的话说,就是“靠天吃饭的自然经济”。于是,长生天文化的发展就有了更广阔的空间。这就是古代,蒙古人的长生天文化久而兴旺、广而深透的原因。
    开启山林,筚路蓝缕的前郭尔罗斯先人,就是循着长生天的执意,笃诚地信念“万物皆有神,万物皆有灵”,崇拜前郭尔罗斯大地之万物,真挚待之,虔诚奉之,谨慎裁之,小心用之。   
   二、查干湖人遗址,前郭尔罗斯文化起源寻绎——前郭尔罗斯史前文化幽深、古远
    当不例外,走出山林,来到前郭尔罗斯草原的前郭尔罗斯人,对于查干湖的崇拜五体投地。那初识的惊羡,再识的欣慰,后识的感激,都是源于蒙古人对长生天的崇拜和信仰。他们的笃信这查干湖就是长生天的赐予,它就是长生天的“派遣”,查干湖就是在“替天行道”,它就是在惠及天下,它就是在造福人间。
    查干湖,蒙古名字查干淖尔。汉译就是纯白、圣洁的湖。
    洋洋焉,大水泊,纵横数十里,大气浩瀚,蔚然壮观;汤汤焉,大水泊,大野空蒙,湖光滟潋,纯白、圣洁,天下稀奇。
    查干湖,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荷莲赛香,苇蒲竟曳;查干湖,草长莺飞,水草丰美,天蓝地绿,花香鸟语。这般古老神奇、美丽富饶的地方,正是人们宜居、宜生的好去处。前郭尔罗斯人对查干湖的感恩戴德,油然自生。
    前郭尔罗斯人与查干湖结下了情缘。前郭尔罗斯人以为,查干湖,这个长生天的赐予,它就是前郭尔罗斯人的钟爱宝地。查干湖给了前郭尔罗斯人太多的恩赐,前郭尔罗斯人给了查干湖由衷地崇拜和真诚地挚爱。就这样,更多的前郭尔罗斯文化就在查干湖畔、发生、形成,更多的前郭尔罗斯文化就在查干湖畔发展、繁荣。
    查干湖,是前郭尔罗斯人生命,是前郭尔罗斯人的母亲湖。早在前郭尔罗斯人没来到大草原以前,查干湖就早有了准备,它给远道而来的前郭尔罗斯人备下了丰厚的文化大餐。按着前文的文化浅识,这大餐,可称之为查干湖文化。
    早在13000前的旧石器时代,查干湖畔的青山头,就有古人类居住,一直到距今四五千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他们仍然在这里繁衍生息。这是迄今为止,在吉林省西部发现最早的,生活时间最长的古人类群。史称这一人群为查干湖人(青山头人)。
    穿越时空隧道,遥想史前时期那刀耕火种的时代,查干湖人居住在这半地穴式的房屋中,使用原始的石器、木棍狩猎,用打制的刮削器和长石片切割兽肉、兽皮,用粗糙的陶器烧煮食物,用采集野果、种子和捕捞鱼蚌以食物,用骨锥和尖状器以针缝制皮衣。
    我们想象,查干湖人为了争得生存的空间,在浩瀚的查干湖水畔,在茂盛的青山头山林间,追獐逐鹿,捕鱼捞虾,採果拣谷。他们集体出动,集体生活。他们以轻松、以快活。
    我们想象,他们男人头上、脖上,女人的胸前、耳上,带着骨制、石制或蚌制的装饰品。他们以为美、以为荣。
    我们想象,他们劳动归来,可能会因一次收获的颇多,而 “引吭高歌”;他们吃饱喝得,可能会因生活的一次轻松,而“翩翩起舞”。他们以自娱自乐、自得其乐。
    就这样,史前的查干湖人,使用着原始工具,挑战严酷自然环境,不屈不挠地开拓他们发展之路,创造查干湖人的原始文明。这就是查干湖畔的查干湖人的生产生活,这就是查干湖为前郭尔罗斯后人备下的“创世纪”文化。前郭尔罗斯后人,就是继承和弘扬了这样的“创世纪”文化。因有这样的“创世纪”文化铺垫,才有后来,乃至现在的前郭尔罗斯文化的绚丽繁荣。所以,这一时期的查干湖人的“创世纪”史前文化,寻绎之,就是前郭尔罗文化的起源。
    如今,青翠的青山头和它的美丽的查干湖,已经成为前郭尔罗斯草原上一颗璀璨明珠,吸引着八方游客。当你站在高高的青山头顶,尽可领略查干湖那如诗如画的湖光山色。远远望去,天水茫茫,碧波万顷,浩淼无涯,蔚为壮观。湖面上银波粼粼,鱼帆点点;湖边芦苇荡漾,百鸟啁啾;丛丛荷莲吐蕊,群群彩蝶翩翩;野鸭鹭鸶在水中嬉戏,白鹭天鹅在空中飞翔;湖鸥追逐着快艇飞驰划起的白浪,鱼儿跳跃于浪花之中。
    一幕幕江南水乡的美景,一幅幅北方泽国的画卷,让游客惬意陶醉,让来宾流连忘返。这里,一切古朴纯真,这里,让你回归生态自然。
    此时此刻,能不让人们缅怀那前郭尔罗斯人的祖先——查干湖人的勤劳智慧;感谢祖先为后来前郭尔罗斯人备下的 “创世纪”文化大餐。是查干湖人为前郭尔罗斯文化起源首开先河。
    三、查干湖畔辽金文化韶光——前郭尔罗斯前期文化的兴旺发达   
    前郭尔罗斯,地处松花江、嫩江交汇处。这里,泡泽纵横,土地肥沃。纵观历史,有多少民族在这里聚集生活,繁衍生息。契丹族、女真族,先后生活在这里,他们建立的辽金政权(国家),都曾一度强大,经济也曾一度繁荣。他们用心智、血汗,所书写的辽金文化的韶光,它是前郭尔罗斯前期文化,它是后来前郭尔罗斯文化发展基奠。
    查干湖,在契丹大辽时,还没有一个正名,就叫大水泊。
    捺钵,契丹语,汉译“行宫、行辕、行在”,就是临时的宫殿。大辽皇室旧俗,规定每年“定时”到一定地方去渔钓、狩猎,游玩、休闲,处理国事,间会朝臣和外国使节。契丹人管这一旧俗叫捺钵。后人管旧俗时修下的临时宫殿也叫捺钵。
    查干湖畔,是大辽皇室驻跸捺钵最多的地方。史载,大辽皇帝辽圣宗到天祚帝,他们的捺钵就在查干湖和查干湖周边水域。 
    女真建立大金,赓续了契丹人的旧俗,他们称之剌钵。
    据《辽史》载,皇帝带着文武百官、后宫嫔妃、应役人等,临幸查干湖畔的捺钵行宫。他们要“卓帐冰上,凿冰取鱼”。皇帝要开“头鱼宴”,宴请百官。待到冰消雪化,群鸟归来时,皇帝则“晨出暮归,从事弋猎”。皇帝还要开“头鹅宴”,宴请百官。
    在宴会上,欢歌尽舞,君臣共乐。
    金国上京位于今黑龙江省的阿城,据史书记载,金国皇帝的“剌钵”也经常到查干湖来。至今在查干湖周边就留有很多金代的捺钵遗址。还出土了很多渔猎工具文物。出土鱼叉分三股、五股,有的鱼叉尖端还有倒刺,是捕捉大鱼的工具。
    从辽金捺钵遗址的发现,和旧址的发掘,可知,辽金时期,查干湖一代辽金文化韶光。
    辽金捺钵,“凿冰取鱼”,为后来的蒙古人仿用。蒙古人师契丹人学会了“结网捕鱼”。这套古代人的捕鱼技术,为前郭尔罗斯人承袭。查干湖的渔猎生产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前郭尔罗斯人的渔猎文化开写了灿烂篇章。至今,才有了被人们称道的,世界闻名的,人类最后一个古老方法捕鱼的渔业部落——前郭尔罗斯查干湖渔场。后来的“脍炙人口”世界奇观查干湖冬捕,红网吉尼斯纪录的存在和发生,其策源上溯,都不能脱离查干湖畔辽金文化韶光的传承和弘扬。这就是发育和成长在查干湖畔的文化,这就是发达兴旺的前郭尔罗斯前期文化。
    捺钵,在蒙古人那里又得到新的发展。蒙古人叫阿钵,汉译就是“拿”。意思就是(到野外去)索取。蒙古人的阿钵,其组织形式,活动内容都不同契丹和女真人。蒙古人的阿钵,是群众的民间活动,是老百姓的事。前郭尔罗斯人的阿钵,汉语叫“打大围”,就是猎人百姓群众性集体狩猎。这较原来的捺钵是一种社会进化。它走向了民间,走向了百姓,是文明的进步,是文化的发展。
    前郭尔罗斯人的阿钵,大都在端午节这一天。一村或多村联合及行动路线等,都做好约定。届时,坐骑长啸,猎狗欢跳,猎人手持套力棒,拉开阵势,浩荡出发。
    掘灶野炊,共餐猎味,喝酒吃肉,欢歌劲舞。前郭尔罗斯蒙古人的阿钵,还保有原始共产社会形态的留痕遗影。
    在查干湖东北十余公里,松花江和嫩江交汇处,有座辽金古城——塔虎城。它是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塔虎,蒙古语,汉译胖头鱼,因查干湖胖头鱼而名。
    塔虎城,辽称长春州,金称新泰州,历存200余年。
    在塔虎城中,出土了丰富的辽金文物,其种类数量繁多。这些文物反映了塔虎城历史,是查干湖畔辽金文化韶光,是前郭尔罗斯文化发达兴旺的佐证。
    迄今,查干湖周边发现辽金古墓葬20余处。出土文物诠释,查干湖畔,辽金时期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生活文明。
    辽金时期查干湖畔文化韶光,就是发达兴旺的前郭尔罗斯前期文化。  
    四、查干湖的纯白、圣洁,让前郭尔罗斯文化走进神秘、神圣——前郭尔罗斯近代文化丰富多彩  
    查干湖美丽,查干湖富有。查干湖神秘,查干湖神圣。前郭尔罗斯人以为查干湖是长生天的赐予,是天降,是天水。查干湖奉长生天旨意,给前郭尔罗斯带来安详,造就幸福。查干湖神秘神圣。
    当年,即1211年,成吉思汗攻占塔虎城,在庆功会宴上说,金祭祀腾格里不诚,因而,长生天不保佑他们的国家。长生天的使者愠怒而责罚,才收回了它的赐予。
    成吉思汗下令十万貔貅健甲——蒙古铁骑,来到查干大水泊北岸的青山头台地,大水泊畔。摆起了祭台,奉上“九九礼”,即牛头、全羊、奶酒、醍醐、檀香、哈达、青松、圣灯、圣火。九样,各九份。燃放鞭炮。全军将士祭祀大水泊。
    在九堆圣火的映照下,成吉思汗和将士们挂其带于颈,悬其冠于腕,站在祭台前,面对大水泊的滔滔白浪,以手椎膺,对日九叩,齐诵《查干淖尔祭辞》。
    全军行三跪九叩,行顶礼膜拜。成吉思汗登上战车,面向将士朗声诵道,这大地、草原,江河、山岳,都是长生天给我们的赐予。祭祀是职责,祭祀是神圣!成吉思汗长剑一挥,指向大水泊,高呼,大水泊,就是查干淖尔!全军随之三呼,查干淖尔!
    成吉思汗和将士们饮下湖水,犹如甘露,立刻周身涌起了撩人心动的爽意。于是,大水泊有神灵,长生天赐予的“天意”,不翼而飞。从此,查干淖尔,大水泊有了这纯白、圣洁的名字。
    查干湖,纯白、圣洁的湖,果不负长生天的厚望,它的美丽装饰了前郭尔罗斯草原,它的富有养育了前郭尔罗斯家乡。它是前郭尔罗斯人的母亲湖。它用纯白、圣洁,保佑着草原,养育着家乡。
    藏传佛教传入蒙古地区始于元代。大量地传播,普遍地崇仰,还是清朝。清政府一向重视蒙藏地区的藏传佛教。于是,前郭尔罗斯的藏传佛教“布教、传道”,得以发展迅速。
    由于佛教渗透到了人们的价值观念、审美情趣、道德规范、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的深层,沉淀成了一种独特的心理结构。受这种心理结构的左右,人们的一切生产、生活都离不开对佛的崇拜。
    域内多处佛家寺院的修建,各种佛事活动的增多,以信奉和弘扬藏传佛教为意志的祭祀活动也多了起来。藏传佛教的渗透,佛教文化的推进,促进了前郭尔罗斯文化的丰富多彩。
    查干湖人的祭湖醒网,就是佛教戒律信条渗透到了渔猎生产的两厢结合。多彩的祭湖醒网,促进了查干湖的渔猎生产,丰富了前郭尔罗斯的渔猎文化。
    佛事活动渗透生产生活方方面面,继之,佛教文化文明之“慈航”,渲染了前郭尔罗斯文化的文明光彩。
    蒙古族的一代巾帼英雄,大清孝庄皇太后,以其睿智、精准、犀利、锐敏的眼神扫视天下,发现了查干湖这块宝地。湖光滟潋,烟波空蒙,莲映鹤影,鱼戏鸟鸣;上有逶迤阜丘之偎依,下有平畴沃野之托撑。于是,将其父母之陵寝奉安于查干湖东北畔的库里村前丘陵腹地。时值1655年。
    孝庄的父母宰桑夫妇是顺治皇帝的外祖父母。宰桑是蒙古科尔沁贝勒,逝后追封福亲王,夫人博礼逝后追封宾图妃。
    缘起,查干湖东北畔这块被孝庄视为的宝地,遂成了达尔罕王族的北陵(墓群),俗称孝庄祖陵。
    孝庄祖陵的形成,促进了满蒙文化的融合。满蒙文化的融合,加快推进了前郭罗斯文化的发展进程。
    清政府对蒙古实行的“怀柔”联姻,加强了边疆维稳和民族和解,也促进了文化交流。这也是前郭尔罗斯文化得以发展的又一机遇。清皇室与前郭尔罗斯联姻多于雍正、乾隆两朝。时,皇室格格下嫁,至少七人。
    封疆受爵,社会安定,经济发展。自乌巴什收整,固穆任职前郭尔罗斯前旗扎萨克,传到末代旗王齐默特色木丕勒,已历十二任。期间,社会相对稳定,文化得以进步。
    蒙地开发,汉族人带来了先进的农耕、渔猎技术。前郭尔罗斯得到了蒙古族、汉族和其他民族的共同开发,前郭尔罗斯的文化得到了全面发展。
    继辽金,至大清,查干湖宝地就深得皇室的垂爱关护。这里曾是皇室的“木兰秋狝”封地。这里曾是达官踏青、贵人避暑圣所。这里有跃马纵飞、人喊马嘶,张弓放箭、鹰击犬捕,兔遁弧哀、狼奔豕突的围猎壮观场景;这里有皇帝会宴文武、皇亲国戚捺钵宴上的欢歌尽舞。
    查干淖尔纯白、圣洁的崇拜,让前郭尔罗斯文化进入了空前的近代文明。
    大清光绪三十二年,即1906年,扯旗造反的垦荒英雄,前郭尔罗斯人陶克陶胡在聚义起事的当夜,便率举义的兄弟们来到查干湖。摆祭台,行祭礼。为了保护母亲湖的纯白、圣洁,为了草原的富裕,家乡的安宁,义士们虔诚地拜求长生天的天使——查干湖的保佑。
    这支义军自查干湖誓师出发,一路拼杀,“两次南下“,”三上索伦“,转战四年之久,激战104次,给清王朝的统治以重创。积极配合了辛亥革命的胜利。
    人们愿意把义军的胜利和查干湖的纯白、圣洁连在一起。于是,查干湖的崇拜就更神秘,就更神圣了。前郭尔罗斯文化就更平添了神秘、神圣的色彩了。
    查干湖滋养了前郭尔罗斯,纯白、圣洁的水脉,让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抗战胜利后,查干湖湖畔英雄儿女,在党的指引下,成立了大同会。清匪除霸战斗,解放全中国,大同会领导下的蒙古骑兵独立团,纵横驰骋,所向披靡,他们威震四方,名噪天下。他们松花江边生,他们查干湖畔长大。乡亲们眼见骑兵团的英雄们,在查干湖畔芦苇荡中追杀土匪,刀劈返乡团,英雄虎胆,天下威武。他们的勇敢,是长生天的天使——查干湖的胆识和精灵;他们的忠诚,是长生天的天使——查干湖的品格和气质。乡亲们都愿意这样具体化和人性化地予以附会和升华。这是淳朴的前郭尔罗斯人对查干湖的信仰,这是虔诚的前郭尔罗斯人对查干湖的祝福。
    查干湖纯白、圣洁的崇拜,让前郭尔罗斯文化更神秘,更神圣。这就是前郭尔罗斯近代文化,丰富多彩,近代文明。

 

                          

更多>>
更多>>
长岭县实现电子商务
...
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
...
主办单位: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博信科技有限公司
松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松原市沿江东路189号    电话:0438-3187783    邮编:138000
本站关键词:文化 文化网